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46億年间的10年 我们相遇——梦的最高处(十一)  

2007-12-24 08:00:00|  分类: 46億年间的10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都只发生在那短短的几分钟内,说实话,那时所做的一切完全出自于本能的反应,很多感觉在当时根本没办法也来不及去细想。只有当事后回忆和谈论起来时,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感觉和情绪涌上来….归根到底一句话——打死我也想不到和他有史以来最近距离的一次照面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T_T。)

 

跨出那一步之后其实我就后悔了,因为CA非但没在自己该待的位置上,ASKA甚至还完全的挡住了我的去路——从我这里看去,当时他正在舞台的最外沿,半欠身地在和大家打招呼(可能是他看见了展开的横幅的关系~~~~)……因为无法确定我这一步跨出去是不是已经完全被暴露了,所以再退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只能继续往前走。。。而偏偏就在这最要紧的关头,从舞台最边上突然蹿出来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子,贴着栏杆向着ASKA高高举起了手(我想此刻,这应该是吸引了全场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了吧~~~)。我看见的ASKA是依然弯着身体,在空中用双手做了个相握的动作,这个动作我在929时也看到过,这也许是他在当时能够做到的最大限度了吧。。。可是,要求握手的女孩子却一直不死心的高举着手,结果ASKA似乎、好像……勉强是和她握了吧——而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走到离ASKA很近,几乎无法再前进的地方了。。。“必须从他们面前走过,绝不可以从背后……”可是,可是我已经没办法从ASKA前头过去了呀,总不能让我跳下舞台吧(可想而知我那时一头绿的处境~~~)。可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ASKA不晓得是不是感应到啥,猛的朝左转身(一般人习惯是朝右吧,外星人反应就是和地球人不一样^ ^)——我吓了一跳——ASKA!(这回是完完全全面对面了~~~~神啊,快让时间停止吧,啊啊啊啊~~~~ASKA显然也被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丫儿打哪儿冒出来哒?^ ^;;;)的表情,随即发出了一声“哦?!”(估计这声儿就我听得见。。。这算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么?好像也是唯一一句吧,汗!)紧接着,足够让我吓到窒息的情况发生了——完全不明状况的ASKA居然直直就朝我走过来了,而且——他还微微伸出了双手——冲我——想接我手里的花儿。要死了!他过来做什么啊!我脑袋里警铃大作,虽然心里极度的渴望他走近点、再近点……他的脸一寸寸在我面前放大,从来没这么近的真真实实的看过他——我爱了十年的男人!此刻我们的距离,也许还到50公分……深知等一下可能没有机会再这样看他了,于是乎,我几乎用尽了全力把目光全体锁在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上——帅呆了!(不晓得我脸上是不是一副快生吞他的表情咧?= =|||)好啦,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能这么近的距离看他一眼已经是被上天厚待得不得了的了,我不能破坏这一切。真不知冲动的双子怎么就能在那一刻保持一颗那么清醒地脑袋——为了不让他看见我几乎要悔恨到死掉的脸(我是下定决心不能把这花儿给他的~~~尽管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所以一低头,不看他,无情地从他的身侧滑了过去——史上第一个敢在舞台上拒绝ASKA的人诞生了!(。T_T。心痛痛~~~当时是不是该和他说声“对不起”呢?唉……若当时还想得起这茬的人估计只有神仙了吧。。。。我真的不知道也无法想象那一刻ASKA是什么样的表情,这好像只有T看见吧~~>///<)。。。。话说,我终于来到了更宽阔点的舞台左侧(CHAGE侧),寻找到CHAGE(汗死~~~),应该是微笑了吧(真不知经过刚才那么惊心动魄的瞬间,我是不是还真的能笑得出来~~~),把花儿递给CHAGE,终于没忘和他说一句“おめでとう ございます”,他也和我说了“ありがとう”这时候,为了不让自己的眼神忍不住的右移,我竭力盯着CHAGE的脸看,可怎么看来看去都是他下巴上的胡子茬呢?(= =|||)献完花,似乎是极自然的,CHAGE张开了双臂,我们就势礼貌地拥抱了一下下,这时候我的手触摸到了他身上的西装,黑丝绒的,凉凉滑滑的,ASKA的应该也是这样的吧~~~~完了后,看见CHAGE伸出手,于是,我们又握了下手,呀,他的手很凉也(怪不得一直在喊冷了////~~~)。任务完成啦,不敢再有任何的耽搁,转身我就往舞台另一侧走去……可走了没两步,我明知这是犯规,却实在是忍不住,迅速回头望了眼身后,无奈,除了刺目的灯光外啥也没看见。。。终于死心了,只得大踏步地离场。这时,面前其实是有2条路。其中一条一直延伸到舞台最尽头,突然好奇如果一直从这里走下去会到哪里呢?还有一条么——正在我闪神的那一刻,忽然感觉右边有亮光刺了我一下,转头,看见有工作人员正举着手电筒指引我路线,这就是之前和之后CA上场和离场的线路。。。。重新钻进重重的黑幕中,突然就感觉一丝落寞感,工作人员很好,一直用手电筒送我到后台出口,掀起幕布——又是一片光明(不同于前台的,属于日光灯的光明~~~~)。

 

松了口气的,我回身,T跟在我身后。还是有些兴奋的两个人呐,不约而同的发现说——这两个人的手原来都很凉呢!看来他们还是不太适应上海的湿冷天气吧。这时,T忽然提醒:快回去啊!我马上顿悟,两人立马飞奔起来(中间路过花牌的时候少许停顿了一下下,我们的花牌在众多缺乏创意的花篮中间绝对属于超特别版的,真漂亮!!)。这段路还真长呢,跑动过程中,脑子里忽然闪进ID演唱会中ASKA在后台飞奔的镜头,哈哈哈……很快看见我们上台的入口了,我抱起放在台边的外套,刚想离开,那个女老师不解的问:“跑嘎快组萨?”“我们要回去听歌啊!”话音刚落估计我和T就已经没影儿了(损失还不够惨重么,事后我还一直因为没听完RED HILL而耿耿于怀的说)。穿过来时的走廊,一推开门,睽违了10多分钟的演唱会现场的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忽然有种像回到地球的感觉。。。。>_<

 

“我(们)辛苦!”这是我一回到人间听见的头一句话——来自ASKA!!啥?辛苦?哪有人在台上说自己辛苦哒?我拼命想往台上张望,忽又听见“……幸せ……”。。。~~~我明白了,果不其然,ASKA又很努力的说出那两个字——“幸—福!”呵呵呵……我们也好幸福!学日本的摄影师的样子,猫着腰急急忙忙穿过看台最东边的的观众席,抄近路回到自己座位上,刚好赶上安可第一首歌——

 

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和今天的天气真是太搭调了,哈哈哈哈……果然他们早有预谋!)。ASKAsolo曲目。他们俩要一起唱吗?啊啊啊,赚到赚到!CHAGE和声版的“开始总是雨”,果然非同凡响,好听得狠呢!堪称ASKA个人作品里最让人熟知的曲目,此刻大合唱的形式总归也是跑不了的。尽管已经临近结束,可心里的感动和幸福始终是满满的,不给伤感任何的机会。

 

最后一首——“SAY YES”。多少有那么点众望所归的意思。一首在CD中被听到白开水一样的歌曲,在现场就完全不一样了,不仅全场大声地合唱,而且大家的动作,大家的情感……对CA的感谢,对CA的爱统统都融进这首歌里,一起被抛向了高高的舞台……最惊异的是在“SAY YES”的末尾,那段two-five演唱会上改良版的“ripple ring”里的歌词“愛する人を愛したいだけ 愛せる日まで愛してみる,仿佛原本就是原歌词一样的贴合,此刻,更是感动到人的肺腑里,温暖着每一颗跳动的心……

 

如同日本演唱会一样的谢幕方式,CA召集起所有的乐队成员,大家在舞台前沿列成一排,高高举起双手,然后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致谢。此时,再也无法抑制住的情感,再理智、再守规矩的歌迷也都不可能在这一刻仍旧墨守陈规。大家全体无视保安叔叔的警告(事实上此刻的警告是半点效力也没有的),都冲到了最前面的栏杆前,向CA伸出手。这时候最接近的CA又是另外一种角度,另外一种感觉,他们如同DVD中一样体贴的照顾到每一个区域的歌迷,一丝不苟的鞠躬,致谢(这时候从下往上看,ASKA的鼻子好挺哦,哈哈哈……)。。。。路过中间时,CA分别弯腰用手划过大家的手,嘿嘿嘿……被碰到的诸位是不是很开心啊,哈哈哈!最后CA就是从刚才我和T离场的路线返回台后的,可是那个永远只顾着身后的大家的ASKA居然会丝毫不在意自己正在移动中,愣是让脚下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我后来抓破脑壳也没想起来这地上有什么是可以绊倒人的呀?只能说这家伙是严重不看自己脚底下的路。。。唉……)

 

送走了CA,可我们的事儿还没完呢。混乱的程度我是到现在都还没理清楚,只记得和T握了手(等于C握了A的,哈哈~~),然后就被一堆人包围,和很多很多的人拥抱——CHAGE的拥抱也要传递给每一个人呀(^ ^~~~~然后这时,据说,从CA他们鞠躬退场开始直到散场,放的曲子是“river”——可是,我完全的没听见聂!一个音符都没进脑子。问T,她也说没注意——不会全场就我们俩没听见吧?够搞笑的,事后还有有朋友告诉我,她们那时还一度认为说“今天river算是圆满了!”可是,可是圆满的river我,完完全全——没有听到“river”呀!(哭~~~

 

在场内一直待到清洁阿姨打扫,保安赶人的时候才和朋友们从东厅离开。在门口,大家一直久久地不愿散去,一直聊着刚才演唱会中的感受……仿佛一切都还没结束,时间是凝固的。听朋友们说着安可前ASKA说的那一大段中文(当时真是听得云里雾里啊,哎……ASKA你可真行啊!这段话据说是开演前1个小时才拿到稿子,对着一大堆毫无感觉的片假名,他一定背得极辛苦吧……)而我也激动得和大家分享我站在台上和CA面对面时的心情和感触。。。。在东厅门口,和由纪神她们一起合影留念,这样的照片我只在T那儿看到过,这次,终于也有自己的身影啦!

 

Jacky(还有嫂子,嘿嘿~~~)告别后,我们一行人往北厅走去,其实当时的目的只是T要去取她的车。结果老远就看见好多好多的迷都围在北厅门口,原来那是工作人员的通道嘛!CA会从这里出来吗?我其实并不太有信心,可毕竟还是随大家一同留了下来。透过旁边的玻璃门,我忽然瞅见里头有个女生(应该是他们的工作人员吧),正抱着我们送给CA2束花。啊——他们是想要带回酒店吗?(后来据说是这样的。他们应该很喜欢这两束花花吧,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后来遇见了可爱的wwj,我告诉她刚从主办方那里得到的消息,CA表示很喜欢我们送他们的礼物,已经决定要带回日本去了(按照惯例,一般送给明星的礼物有很大一部分其实并不一定会被他们带走,也许也有托运上的问题在吧。)。这下大家的心意可以说已经完全被CA接收到了,真的很想再感谢一下大家的支持和配合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乐队的成员们终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从体育馆里走了出来,按次序登上了早就等在门口的大巴。我只是远远的站在一边,巴士从面前开过时,挥挥手和他们告别,这时我发现很多的乐手也正拿着相机在拍我们呢。也许,对他们来说,今晚也是极其难忘的吧。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CA不会从这里出来。果然,一会儿就有人跑来说,CA已经从东厅乘车离开了。东厅?不就是我们出来的地方么?唉……算啦,经过今晚,其实我们都已经很满足了,是不是还一定要送到他们人,真的,已经不很重要了。。。和T商量了一下明天的事宜,因为按照行程,由纪神她们明天一早就要启程回日本了,今晚恐怕就是最后的告别了。和由纪神拥抱,和每位今天一起游玩的朋友们鞠躬say 88。有机会,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我的朋友们,一路平安~~~~

 

约好明天的时间,和Twaka分别。我、kaoru和另一位日本朋友一起搭出租车回去。靠在车座上,这时才感觉到身体的疲累,可精神依然很好。路上,看着满目华灯,我们一直谈论着演唱会上的种种,感慨良多,那时候似乎就已经预感——这篇报告可着实不好写啊!(*^ ^*)半路和kaoru她们告别,我继续搭车回家。这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就开始产生微妙变化了……当一个人拖着脚步走在漆黑冰冷的弄堂里,那时也不知怎么,忽然产生出一种浓浓的不舍和怀念,几乎是一路喊着ASKA的名字走完这段路……似乎就是从那时起,舞台上发生的那一幕,ASKA的那声“哦?!”,以及他向我走来的瞬间,都被用一种重复播放的方式深深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的心里……整夜,一直都被重复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