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小河河爬墙记  

2007-03-25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前又想唠叨些不相关的事情,没法儿,我爱念嘛! 又是近2个星期啥也没写。忙呗!忙些啥我自己也闹不清,甚至现在想来脑袋中一片空白。唯一有些新鲜的事件大多发生在最近这几天了: 上周六因为和小奈短信联系上出现了时间差,导致步调完全错乱,当晚,她告诉我她已经在当当下了订单了,顺带的捎上了我的那本《明亡清兴 下》,但这原来是我要订书顺便帮她订《红楼梦 八十回》新校本的。事情发展完全是相反的。 到周一,白天上班时MSN上和小奈说书可能要到周三后才会到吧。晚上,我怀着满心的歉意,将《PRIDE I》从枕边收藏起来,在春假中想把它看完的计划自然是没有完成。取代的是溥仪的《我的前半生》。 周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在当当订的书,提前送到了。于是我和小奈临时决定晚上见个面吃个饭取个书付银子。自此,阎大爷的《明亡清兴六十年》我全收齐了,可以安心了。晚餐间,我第一次和小奈说起我对纳兰的兴趣陡生。 周三,收到红色炸弹一封,而据我所知,还有一颗炸弹收件人上已经署上了我的名,预计不日就将送抵我手上。“红五月”这个词儿不知谁想出来的,真形象。 周四,和小M约好取书的。但比起那累重的日语参考书,我似乎更期待的是她上红楼课的教材和笔记。只是因故未能一同晚餐,有些遗憾。其实,我挺想去盛贺美的,假如它能播CA的歌就更棒了。 周五,照例一顿昏天黑地的忙碌之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DOUBLE演唱会起跑的日子!同时,姗姗来迟的周边也终于在特别网站上公布了。我在一阵眼花缭乱之后初步拟好了购买清单。 周六,好容易轮到我休息了,春节后第一个轮休日。我早有计划了—— ==================我才是正文 我才是正文======================= 计划就是——要去一趟古籍书店。谁让它我下班的时候也正是他关门的点儿。那只能在我有限的休息日里专程去跑一趟了,为了我刚爬上的一座墙头——纳兰性德。 是啊,我不想否认,就是那部最后被电视台将包括大结局在内的14集内容压缩成7集,脉络内容剪辑得支离破碎、甚至找不到一个完整的连续镜头,硬生生给后面原本就要来不及在阳春三月上档的新剧集挤出黄金档的——《康熙秘史》给引出来的事儿(阿门来,这句话定语也忒长了点)。据说,这部秘史是导演尤小刚筹备最久也最不容易拍的一部剧,相较他之前的三部秘史剧来说。而且,吸引我的,竟不是主题“康熙”,而是纳兰,这直接导致我后来想要结合清史甚至我钟爱的红楼来一起系统研究。所以说,以这样残败的结局收场,实在是委屈了这部剧了。有机会,真要好好补回来才行。 OK,说回纳兰。基本上,《康熙秘史》里钟汉良版的纳兰,很大程度上还是很接近我心目中纳兰的形象的,所以才会在偶尔观到此剧之后,会关注这部剧。这似乎,也是我看过的第一部主要提到和演绎纳兰的剧,在此之前,纳兰性德也就只是个名字,偶尔的在某些剧集中被提及。我就是这样才知道纳兰这么个人的,知道他是清代有名的词人,是清朝名臣明珠的儿子,但也仅此而已了。然而之后,这个名字就被我长期搁置着,直到这次又被非常集中和具象地提及才想起来。被搁置着,但没忘,我想很大一个主因就是——我喜欢这个名字!哈哈哈,很跌破人眼镜吧。这个理由实在白得可以了。而现在忽然又有兴趣想研究他了,原因也很简单,谁让他是清代的人,谁让他和雪芹他们家有着不浅的渊源,自然理所当然在我的了解范围内了。 我自认对诗词歌赋的领悟力一般般,所以总是怀着一种很敬畏的心理看待这些古人。《红楼梦》虽也出自那个时代,但毕竟是以小说为载体,比起诗词要白话得多了。尽管如此,雪芹在书中众多的诗词仍旧是我的心病一块,实在只有无可奈何的份儿。如果无法跨越,将会是很大的障碍和遗憾。好在,我只是把它当成兴趣,并无须太过在意。但是纳兰,情况或许就稍有不同了吧。 原本,也就只想再网上搜索一下下,了解了生平也就完了。不晓得是无心呢还是有缘呢,搜索过程中查到一个叫豌豆黄儿的纳兰迷,那才叫真正的迷呀。文章是她写自己购买有关纳兰词集和书籍的一些过程,同时也是对这些书做的一些类似于点评和推荐的东西。看样子,这方面有她权威的地位在。文章本身暂不去说它,但她的那份执著和痴迷却很深很重的震动了我的心。只是为了纳兰的一本书,哪怕只是一点关于,她也会尽最大的努力和心力去争取。用她的话来说,容若几乎就等同于她的丈夫甚至于生命,任何的其它东西她都可以很慷慨的与人分享,唯独纳兰不行,如果连丈夫和生命都可以出让,那她就不是她了。我震惊的不是她对纳兰如此痴迷,因为我也正痴迷着另一个人,这样的心情我绝对赞同也感同身受,我只是很不可思议她居然可以就这样好不避讳的说出来,这样直白,不理会任何其它的一切。我坦言,我也有这样强烈的私心,但绝对从来没有说出口过。太过在于在意别人的看法,这也许正是我的致命伤。所以,能够这样勇敢说话的人,我既羡慕又敬佩。 想了解纳兰,那就必须读他的词,这就跟想了解曹雪芹必须要读《红楼梦》一样。根据豌豆的点评和推荐,我选择了一写书籍,记下了著作者和出版社名称及出版年份,以便查询和购买。因这类属常有版本的区分,所谓的版本学,常会搞得人一头雾水。尤其是初涉此道的人,常常会在一阵眼花缭乱之后花了冤枉钱却错过了值得一看或收藏的好书。而正因为豌豆黄儿的出现,我像突然找到一个领路人一样。感觉运气不错。 如今早已习惯在网上购书了。比起早先在贝塔斯曼邮购书籍,网购似乎更加便宜和自由了,至少不用每一季度都像被人逼着买书似的,而且又比上书店便宜的多,何乐而不为?去年一年,我就醉心于对清史和红楼的研究,买了大量的书,以至于来不及一一细读,变成了藏而不读了。但这次,为了纳兰,我却非得专程跑一回古籍书店不可了——当当网上可供选择的实在太少了。 第一站,我到了福州路的大众书局。那只是顺路上去看看的。而一直以来,我倒是很偏爱书局这一称呼,不知为何。总感觉那样的文化气浓些,少些“店”字儿带来的商业气。因为时顺便,所以没怎么多留心逛,就在漫无目的逛出书局大门那一瞬间,蓦然回首,发现一本名叫《西风独自凉》的书就躺在我的身后,我认得,那是写纳兰的。顿时心里一跳,拿起细细抚摸了,但踌躇再三,最后仍就放下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还没准备好的感觉似的。要买纳兰词集的信念太深了,不在我纸条记录在内的,我只能先割舍了。直到后来回家网上一查才发现,这本书也是值得一看的。这回,算错过了。 跳过书城直往古籍而去。书城的环境太过嘈杂,分类也不清楚,感觉有些乱,早已不是我购书的首选地了。而古籍的肃静也颇给了我一些心理上的压力,尤其是我一个人逛的时候。那里也有小声交谈和询问的人,但似乎都有些刻意压低了嗓音的感觉,使我不自觉关掉了小白,也给自己保持了一个绝对清静的购书环境。这一关可坏了,我完全被一种压抑的肃穆感包围了,上到古籍的二楼,人烟更加稀少,我简直就像硬着头皮在里头漫步穿梭于各大书架前,心虚地寻找着小纸条上记载的目标。余光四周,不乏有头发花白的老者,让我更有种紧张的感觉。 好容易在古籍出版这一架上寻到几本张草纫的《纳兰词笺注》。我有些兴奋了。忙抽出一本打开细看,晕,竖版繁体的。这本无可厚非,我介意的也并不是版体,而是粗略地一看虽有注解,可我仍旧是有看没懂。这是在之前我最担心的一个情况,果然还是被料中了。我就说么,我知道自己的鉴赏力。可原本,我还是抱着只要有兴趣便会有信心去超越的,也许,这正是个学习和提高的好机会呢?结果是——我大概高估自己了。书不贵,但蘑菇了半天,在古籍二楼兜了一大圈,再次回到书架前抽出那本书,耐着性子再看几页,只要感到有一点可能就买下吧。可是,这藏而不读的可能性也就大了。甚至连撑书架的机会也没有,因为所有的在读书籍我都统一收在玻璃橱下的柜子里,关上门就暗无天日了。谁让上三层的窗明几净全让我的宝贝CA给占了呢。不能委屈了容若,即便我读不了他的词。基于这样的心理,我终究还是把书留在了书架上,尽管我再无其它的发现,尽管这趟“专程”会变成白跑。 失落的感觉总是有吧。要知道纳兰的书可不好找,好不容易才看见这么一本,哦,不,还有一个线装版的《纳兰词》,但无笺注,装祯倒是挺有意思,可实在不适合我这个初学者。浪费啊!没那个心情再上3、4楼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回程时再次路过书城,反正无收获,来都来了不如进去看看。嚯,人还是那个多呀,底楼的收银台前排队结帐的人望不到尽头。惯例上二楼,却不进熟悉的历史部,路过红楼专区时,发现周汝昌的《江宁织造与曹家》,说实话,刚在纳兰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这会儿居然都有见亲人的感觉了,就差流泪了(昏~~~)。先放一放,去文学那里看看再说。我还是有点不死心。但搜索半天仍旧无果。转身回到红楼专区,正巧遇上一对母女挑书,并讨论着《文化中国》里有关红楼的节目内容。不晓得又是不是那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心理作祟,我一脸受不了的离开了那里,手里仍捏着那本书,欧,好吧,那就是注定。于是,我买回来一本原本不在计划之内的书。回来直接关进橱内,以便日后再阅读。 一路上,我有点泄气。不晓得这墙头还有没有必要爬了。但是,我知道,我是有点喜欢纳兰的,所以另一方面又不想放弃。或许,我该好好念好我的日语先?术有专攻不是么?这个月来,这个我可荒疏了不少。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越来越觉得累。从前念日语,我可从来没这样子感觉呀,一直庆幸能这样轻松和自由的学习一门语言,纯粹的随性使然。但是,也就因为太随性了吧……只认为因为喜欢CA这一个原因就足够了。但现在不是了,所以,压力也就随之而来。压力越大,我想逃的心就越重,我想,我又该挨骂了吧。如今,我可是一点雄心壮志都没了,假如一通骂能把信心骂回来倒也算不错也。。。简直贱得可以。 碎了这一大通实在是累死我了。睡不了几个钟头又该上学去了。我的07年还真是丰富多彩呀。忽然发觉,自己应该满足了才对。 P.S.一下,据说陈浩民也饰演过容若。只可惜,我对他扮演的孙猴子印象太深刻,实在是……还是比较偏向钟汉良的版。再PS一下,《康熙秘史》最让人错愕的就是找了个韩国人来演我喜欢的赫舍里,而夏雨版的康熙,虽然感觉勉强,但到后来看多了也就习惯了。只不过剧中的服装实在很精致漂亮,不论皇帝大臣,居家服装居然还有西洋风格的泡泡袖,有创意。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