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偷得浮生半日闲~~~~  

2007-10-14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桑子      (清) 纳兰性德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犁花月又西。

睡了半日,起来洗澡、换衣、吃饭,披头散发地在屋里来回晃悠。想上网找首歌——Sarah Brightman & Jose Carreras的Amigos Para Siempre (Friends for Life),完了后忽然想起昨日偶尔在电视上听到有人在讲解陆翁的《钗头凤》,以及他和唐婉的那段凄美异常的爱情故事。一时又感触了,想干脆把前几阵子自己闲时背的那几首词一块儿都找出来,抄抄,有空时也可以背背,省得忘了。这一下就已经五、六首了,忽的,我猛又想到一人……

我把公子晾在那儿多久了?有大半年了吧。唉……我忙啊!!!(哎呀,谁踹我!)这些子墙头,我唯独对公子心怀愧疚。我爱往古籍跑,这一开始可完全是因为他才烙下的呀。今儿机会难得,不如把他一起挖出来,好好晒晒。

这第一首,我就想到了这首《采桑子》。不为别的,就为《康熙秘史》里,最后,公子就是写着这首词,词没写完他就……电视里,小太阳这段儿演得还是不错的,够唯美,那口血一喷,未完的稿纸上滴滴血渍……我忘了我那时候看有没有哭,倒是现在想来心里头居然还会隐隐有些些痛。。。。。不过这片子还是有误导人的地方,害我很后来才闹明白,这首词原来还有下阙,真不知这戏里,是谁替公子把“绝句”给续上的,哈哈哈……

在网上搜了一下,居然看到有人把公子和沈宛同陆游、唐婉作比较的。哈哈哈,这也太巧了点,我可不是从《钗头凤》一路连到这儿来的么?况且这两对苦命鸳鸯命运竟如此相近,可叹可叹。。。也正如那人所感叹的,不知沈宛对于公子的这首词作何感想和回应,是否也同唐婉也填写了一阙和词?不然倒真的可以拿来好好比较比较、回味回味。就如同公子首句“而今才道当时错”和陆翁上阙的末尾那三个“错”字,无奈与悲伤之感竟如此相近……是不是才子们表达爱情的手法都是这么美,即便是凄苦、悲伤到极致也依然是美到了极致。。。。

有好些东西我似有所感,却很难表达。对于诗词也仍旧是个门外汉,所以解析现在还不是我能干的时候。于是我总是特别羡慕渌水亭的那些高手们(不管哪个方面都是有高手存在第~~~),居然可以把公子的词读得这么透。。。。要想真的了解公子就必须读他的词,这是逃不掉的。所以说这墙头可不好爬呀,功课可有得做了。

花个半天时间爬这么个墙头,感觉还真是不错,嘿嘿嘿。。。。鸟哥哥不会介意的吧,啊?哈!啊,还有,想想是不是该把《康熙秘史》给买回来,上次那个电视里的快进版我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哎……这年头能碰上部顺眼的片子还真不容易,好不好碰上了吧,还给七砍八砍成那样子,唉……叹呐~~~~~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