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46億年间的10年 我们相遇——如梦一场……(2007.9.29小记)  

2007-10-01 08:00:00|  分类: 46億年间的10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里没人。
音乐一直开着,随机,任其自由地一首接一首的唱……唱什么,无所谓。
扎一把马尾,大了一号的睡衣,打一盆水,一通抹抹擦擦的大扫除,也不过略略除去一层积压已久的成年老灰。。。现在不是新流行个什么词儿叫“干物女”么?我这样算哇?

5分钟前刚刚收拾停当,在电脑前坐下,想想不对,又站起来,以一种超乎我寻常的勤奋给自己泡了杯香香浓浓的的高乐高。这才能找到感觉来的嘛!
T威胁我,如果我不写这篇字,她就不陪我买小白了。。= =;;;狡猾狡猾滴!偶没辙,只好就范。
但是咋写呢?脑袋里不是空空一片就是乱哄哄一团,对着电脑一坐就是半天,屏幕上还是白花花一片大地真干净~~~~
昨天的一切仿佛全部Delete,因为那一天的情景总时时在眼前,那一天的嘈杂总不绝于耳……
我对T说,现在一切结束后的宁静让我有种失恋的潮湿感,这要真到了1118可怎么办哪?
929的一切就像是1117的预演。。。但929同时又是所有人绝无仅有、毕生难忘的独特珍贵记忆。

本来为了交差想了一招,想在T的原文上加注,以求过关。结果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之前有在某K的演唱会报告上用过这招,结果刚一说出口就被识破了。我因为羞于承认,所以硬着头皮改说是另写个特别补充版的。于是,我开始抓破头皮……
不过鉴于近日来因为CA,我和T在不断配合中逐渐达成的默契感,不晓得敲出来的字会不会是一个德行?哈哈哈,如果有雷同那纯属我故意借鉴,嘿嘿嘿……

---------------------------我是分隔线呀我是分隔线-----------------------------

我跟老板请假的时候是这样和他说的:因为是好几个月前就定下来的约会,所以我没办法改期,也不能不去,所以……(同时故作诚恳和无奈状~~~)虽然老板明显一副怀疑和不满的表情,但最终还是在申请单上签了字。不管过程如何,结果还是颇令人满意的,不错不错(不然接下来我就要递辞职信了- -;;;)。

T说为了929的准备,其实很晚才开始。我歪着脑袋回忆着,貌似差不多是这样。因为之前讨论更多的是1117演唱会的准备。真正开始讨论到929的时候是在1周半前“韦帕”台风影响上海的那天。那天基本所有公司都早放,我和T是在各自回家后通过电话初步设计了小旗包括尺寸、颜色、底纹、文字、图案(有部分细节已在之前的mail中商量定的)。当晚,勤快的T就做出了2个样版图样。不过,很遗憾因为我任性的缘故,直到第2天才看到她传过来的图样。原本,我一直对做小旗这个方案持保留态度,觉得是很孩子气的东西。但看到图样,我发觉也许真的做出来会有与众不同的效果也说不定。T的确是个超尽责、细致的人,这才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太把这当儿戏了,浪费了她的一番心血。至于小旗的定版,究竟用2种备选中的哪一种那是几天后的周末我和T碰头后才决定的。同时,那通电话我们还约定好周末一起去花市把929要送的花给定下来。小旗和花在周末是必须要确定好的,不然,时间就肯定来不及了。尽力做到不留遗憾,是我们共同的信念。

922,周六。这天是无车日。我和T约好在花市门口碰头。中午一下班,午饭也来不及吃,就急急坐车赶去花市。结果就在等待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让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的事情。惨痛的经历和教训在这里我并不想提起。只是唯一叫我遗憾和心痛的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发生这种事,就在CA即将来到上海的前夕——我不希望这样值得高兴和庆祝的事情被任何不和谐的东西蒙上阴影。我告诉自己要坚强地去面对,告诉自己要把影响压到最低最低最低……22日当天,我是在一片恍惚中和T确定了小旗的版,也在临近天黑的时候找到个还没关门儿的鲜花店,确定了鲜花数、包装和取花的时间。好在之后的事情还算顺利,值得安慰了。

漫长的一周,所有人都欢天喜地期待CA的到来。看到站上大家热烈的帖子,我悄悄的安慰着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都会没事的。略有些灰色的心情直到29号的前两天得知CA已提前抵达上海后才开始有了拨云见日的兴奋感。因为可能要提前到达地点和T作准备,查路线、算时间、交代29日的工作,倒也忙得不亦乐乎了。

29日!手机的闹铃调到的是8点半。但是8点就醒了。基本上这几夜我其实睡得还可以,但前一晚我还是小有些紧张,明明都已经准备好检查了好几遍包包里要带的东西,却还是人忍不住发短信问T,还要在准备些什么,生怕遗漏了啥,搞得变终生后悔就不划算了。因为是提前起床,所以所有接下来的事情就都被提前了。提前出门加之早晨路况居然破天荒的一路畅通,就算换2部车居然也在1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打浦路。太早了吧?我站在站台上对着马路对面的仕格维丽致一通苦笑。这会儿CA在干嘛呢?呃……出来太早还没吃早饭呢,填饱肚皮要紧先。于是抬脚先往后来大家集合的麦麦进发(不过当时完全没想到这一天的早饭、午饭和晚饭全都在这个麦麦里解决了~~~)。磨磨蹭蹭吃到10点10分,坐不住了。和T是约在45分在仕格维丽致见的。

于是接下来的这半个多钟头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简直是度秒如年哪!!先是在对面的丰收日门口徘徊,望着对面的仕格维丽致,想着一个多月前和T一起到这里探路、想象着此刻正待在里头的CA……天哪,我突然产生了想逃走的念头!为了使自己放松下来,我开始四处走动,故意从远处的横道线过马路,然后慢慢悠悠,能多慢就多慢的挪到酒店的门口……不行啊,更紧张了。虽然门口停着好多车挡着门口,但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到自动开闭的大门,看到人们进进出出,看到穿不同制服的保安和服务生……我那不安分的脑子突然又想出来万一……万一CA从里头出来该怎么办??!!我当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可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很容易会胡思乱想的嘛!我憋不住了,赶快掏手机催T快点过来,不然我肯定会被自己的急惊风给折腾死的。结果那女人居然为了护花开着车在街上磨洋工,天哪!我一抬头,瞄到斜对面的电话亭。那影像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但是这时候,我能干的似乎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看下去……

T到的时候究竟是几点我已经忘了。但是肯定是比约定的时间迟到啦!不过看在她护花的份上,算啦,哈哈……在她去停车和联系主办方的时候,我暂时客串了一把护花使者。。。嗯,似乎花束是要比想象中小些,但仍然挂着水珠的白玫瑰娇羞可爱,搭配紫色的勿忘我,干净而不失典雅的气质。超棒的感觉也!!至于那两面小旗,因为事先已经知道小旗因为印刷的色差,原本的蓝色变成了紫色,却意外迎合了这次演唱会海报的主题色,也算意外之喜。这样一来,紫、红色的小旗和白、紫搭配的花束,居然这么的和谐,忍不住,我摸了摸小旗,这可是我们全体歌迷的一份心意啊,他们应该会喜欢的吧。(哈哈哈,我摸过的小旗最后被CA拿在了手里,赞啊赞啊~~~~)等花束送进去之后,我和T一起返回麦麦准备迎接可爱的大家啦!

这次8023又被我抓来当志愿者了。。。加上早到的c0420(抱歉,一开始没记住你的名字,下回一定不会忘啦,嘿嘿~~~),我们4个人分头准备着手上的工作。其实也就才坐定没多久就已经陆续有迷们到了。经过上回825的聚会,大家或多或少不会那么陌生了,有的甚至还十分熟络呢,这样的气氛才达到了最理想的效果。大伙儿一拨一拨的来报到取票,原本还略有些冷清的麦麦一时间竟热闹非凡起来,人最集中时居然半坪都让我们给占了。而且来往的顾客中大多数也都对我们这群拿着统一小旗、有的举着海报的人投来好奇和诧异的目光。这中间十分感谢那个给我和T送来冰激凌的朋友,太感谢了,虽然我从没一口气吃下这么大个冰激凌过,哈哈哈!还有那顿午餐,吃麦麦无数次,唯独这次让我感动不已。谢谢!等行事低调的Jacky一到,大部队即刻超酒店出发。

这整个一路,我不时回头望,惊讶于大家超棒的团队秩序意识,60个人呐,并没有一个人的指挥,居然就这样整齐得排着队,绵延着过马路,直到抵达酒店门口。人手一面小旗,真的活像一个旅游团,哈哈哈!就算等待在酒店门口,大家也都很默契得站成一组方对。这真该让那些一直抱怨歌迷不守纪律、场面混乱的记者们来看看,什么叫素质,CA的歌迷就是如此的优秀!!T的本意是大家就此可以直接进去到会场,结果因为大家的组织性纪律性太强了,我不得不跟T说,你还是给个指令吧,不然会这样一直站在门口的。酒店的保安也超搞笑的跑来问这群人该怎么安排。最后,我们只能朝大家招招手,示意大家进去,这才算解除酒店门口交通堵塞的问题,呵呵……

进入仕格厅,不晓得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没给票就走进去了,结果被门口的工作人员喊住,才想到从口袋里抓出票子递过去,汗一把!这个会议厅就是贴在站上的那个,但这次是真实身处在其间,再加之主台背景是那么大的一幅CA海报,大家立刻交头接耳、兴奋交流起来。白色的椅套同时又给人一种特别的肃穆感。头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心里也免不了有些敲鼓,不晓得待会儿会怎么样呢?落座后,观望者四周围,一眼就看见了摆在主台靠左我们送的花束,上面的两面小旗正簇簇生辉呢!右边近我们处是设了一面大幕布,正在放two-five的say yes和yah yah yah。滚动播出,说实话,稍微有点无聊……嘿嘿!这时候,T其实有点忙,跑进跑出,又是联络临时才决定过来的tc,又要给不是和我们过来的其他歌迷分小旗。辛苦啦!^^

我不记得CA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只知道在正式开始前,大家因为期待和兴奋,歌迷的激动和敏感是空前高涨,大厅灯一开就可以引起欢呼,楼上一扇小窗后面那个神秘黑影居然会被认为是CHAGE在偷看我们,哈哈哈哈……这大概只有歌迷才会想象的出来的吧。原本,或许还会担心无法将大家的热情完全的呈现给CA,因为经过以往的经验,CA的迷们,或者说上海的迷们通常更加的含蓄和矜持一些,这也一直是我和T比较担心的,不怕乱就怕淡。甚至在来前还特别通过小纸条嘱咐大家要喊口号,欢迎CA的到来……但结果是——口号是没喊,但绝不是因为我们认为的害羞喊不出来那种,而是——完全是因为一种本能,当一见到CA登上台,走向位子坐下,露出一脸我们熟悉的招牌笑容的时候,包括我在内,发自内心、完全不受控制就尖叫出声了,那还顾得上什么口号啊,哈哈哈……旋即随着“ASKA、CHAGE”的呼喊声此起彼落,闪光灯立马闪成一片……
(他穿着一袭合身的黑色西装,里头的白衬衫解开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领带松松的挂在脖子上,休闲而不失风度,配上他无邪、迷人的笑容,怎一个帅字可言。CHAGE也不差,黑色的鸭舌帽,黑色墨镜、黑外套……风格和ASKA比较统一——这段是全文完后另加出来的,写完之后才发现通篇完全没有对他们两人衣着和外貌的描写,哈哈哈,T的那篇好像也没有。这倒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是因为太熟了而不用再多用词藻来赘述还是因为他们在我们心里早就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感觉?想到这里,忽然好笑的想起之前之后主办方的工作人员都再三跟我们说这就是最真实的他们了,他们就是酱子的,一点不掺假的。。哈哈哈……笑死!有人说他们老了,是的,50岁的人能不老么?我们都长这么大了,呵呵呵,对于他的年龄我从来不避讳。但是50岁的他们一如我最初认识他们的时候一样,可爱,是可以用在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身上么?我不知道,可我觉得,他们真的就是可爱,非常的可爱!)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但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性质的活动,更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景下和CA见面,我的神啊?我还是我么?我还活着么?死盯着台子后面那个环视着大伙儿不时露出微微笑容和轻轻点头的ASKA,我几乎忘记时间的存在……一切就让他就此停止吧……求你了!就在我放下照相机,想好好看着台上的两人(其他人已经自动被我的眼睛给屏蔽掉了,哈哈哈~~~~),可能是无意识的挥动了一下手上的小旗,CHAGE居然超我这边招了招手,我还傻不啦叽看看前后左右,大家都在拍照也,那就是我啰?哈哈哈,我一下子激动起来,忙举起小旗朝CHAGE用力挥了挥,很好很好,不枉费我看的第一场LIVE就是CHAGE的solo。

原本还一直乖乖站在座位处的我,瞥眼瞅见已经有人开始往左边的过道去了。我也不晓得哪来的胆子,抓着T说,去前边!印象中我应该是冲到到很前面了,因为前头没有任何障碍物,越过台子,后面就是CA了。好近啊!!!机不可失啊,我先是半蹲着,端着相机,想好好拍一张他们的近照,但无奈过于兴奋了,不光手抖,浑身都在发抖,定格的照片全部被忽悠掉了,我急了,这怎么行啊!于是改半蹲为单膝跪在地上,最后就变成了双膝着地,整个跪在了地上(顺带说一句,我穿的是中裤哇,膝盖都是露在外头的,那个地毯TMD好硬啊,扎得我痛死了。。但在当时,这些是完全顾及和感觉不到的。)。结果发现,这样跪着又太低了,桌上那盆花,角度太错气了,正好盖掉我可爱的ASKA的胸口,结果我这边看过去就是桌子上是花,花上面就直接ASKA的头,汗!更加要命的是,拍到一半,居然发现存储卡满了!!!要死,上次去同里拍得那么多照片我还没删掉呢!!怎么办哪?我望了眼台上的CA,再看看手里的相机,一咬牙,就跪在那里低头开始猛按删除键,消掉之前为墙头拍的照片,丝毫不心疼,这时候实在顾不上他了。删掉一些留下些空间,继续再拍……预计这样一时间有那么些混乱的拍摄持续了好几分钟,台上的人说了些什么我是完全没在意,只知道后来听主办方说了一句,大意是说拍照可以到此结束了,等下还会安排时间专门个大家拍照的,这会儿可以回位子去了云云...大家也都很乖,都迅速归了位。因为接下来就是CA发言啦……

不过他们当时都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没印象了,因为光顾着看他们了,仿佛我那天的任务就是看他们,使劲儿看,拼命看,把他们深深印刻在自己的眼睛里直到心里……

提问单元。这个T是有绝对发言权的。具体的看她的字就行了,哈哈哈……不过,那段时间里,我和T几乎是粘在了一起,是在同一个角度面对这CA,面对着所有人。有些小细节还是十分有趣和令人感动的。因为事先早就知道会有提问部分,所以T在很早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不过准备的过程就像她说的,是有点痛苦的,不过是痛并快乐着的,嘿嘿!备选题出来后,经过讨论和删选,基本上我们两个人的感觉还是十分接近的,然后T应该是花了很大力气来准备了吧,那些题我自个儿也偷偷念过,远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毕竟不是母语啊,何况还是对着CA、对着媒体及所有在场的人,换我怕是连中文都讲不出来了。T在现场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这样流利顺畅的程度不晓得是多少努力、花多少功夫才能达到的。真太让人佩服了!不过,在准备阶段,我们更担心的可能还不是能不能说好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机会说。原来想提问是记者的权力,而我们如果幸运或许可以……而且还要看CA看不看的上咱们了,哈哈哈……我记得我当时跟T斩钉截铁说过:他一定会看上你的!!!哈哈,可不让我给说中了!当一阵沉寂后,T在人群中第一个举手的时候,我分明看见ASKA的视线是刚从左边环视过来,看到这边,先是很温柔的一笑,随即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我当时一下子是懵到,简直不敢相信,停了1、2秒,ASKA出人意料做了第2次同样请的动作,目光很坚定是朝这边的,他已经在等待了。神啊!我连忙推T,叫:你呀你呀!她也是又意外又激动,可是——没话筒啊!见鬼!就在我四处帮她找话筒的时候,我听见T已经准备用嗓子喊问题了,可头两个字才喊出口,马上就被一个更响亮的声音给盖掉了,旋即ASKA的目光就被移掉了。。。昏倒!不能就这么完了吧,明明是我们!不管,我和T两个人立刻赶到前两排,就等在提问的记者后面,等她的话筒。一完,T再度举手,接过话筒,刚一句“CHAGEさん!”就见CHAGE像被突然点名吓一跳的样子,马上正襟危坐等待提问,我狂笑。。。后来T说,一开始她自己也是被话筒的音量给吓了一跳,后面跟着的一句“ASKAさん”愣是生生给吓回去了,我说呢,咋这个问题一下子变成单问CHAGE了。也许是经过充分的准备,T的第一个提问堪称完美,也许在场所有人包括CA都没有料到有人(汗,中国人。。)能用完全的日语提问,全场一片安静,T的声音非常清晰。如果说一方面是因为翻译的疏忽(也可能是水平问题),没有来得及或者说反应过来应该要翻译成中文,那另一方面就是T的日语提问给CA一种很好的亲切感,提问一完就顺理成章要回答了,哪还记得要翻译这回事儿啊!直到双方都发现貌似不太对程序都停下来的时候,那个翻译聂,简直让人晕的可以,所以T才不得已冒出来一句“我来翻译一下吧!”,惹得台下一通暴笑。。。。从那时候起,那个破翻译基本就可以当多余摆设处理了,完全派不上用场嘛!搞什么搞!因为熟悉T的问题,我知道她还有后头半截没说完,就被来塞不急得CHAGE给打断了(哈!)。所以中文一完,她立马给补上,而这段虽然不属于什么问题,却是代表我们歌迷真真实实想对对CA所表达的支持和祝福。而这整个过程,ASKA都是以一副赞许和认真的表情看着这边,就这样看着……T,你真的太棒了!提问一完,立刻掌声四起,我对T说:绝赞!这回绝对是赚到了!说实话,我和她都是松了口气的,这么些天的准备真是没白费啊!

接下来记者的提问,说实话我也没多大兴趣去听。就像之前我们预测的,谈不上什么专业的问题。有些甚至让我想翻白眼。倒是ASKA回答的“冬虫夏草”足够幽默,所以气氛倒还蛮热烈的。而我这边,实在受不了记者不济的表现,与其这样不如我们自己问得了,这样想着,我就悄悄返回到原来的座位,幸好备用题我是直接打印下来随身带着的。这次T聪明了,提问前就把话筒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你瞧瞧我们的歌迷,水平就是不一样,不论是关于和交响乐团合作的提问还是郑州的歌迷向CA表达热情,都是那么从容和大方。。(我为大家一鼓掌:啪啪啪啪……)

T的再度提问。也许是因为不够第一题那样经过重点的准备,仓促之中略有些紧张。我递上稿纸,一边小声安慰她,为她加油;而另一边,我看见那边的ASKA,还是那么温柔的微笑,并且很耐心等T说完,甚至于还像是鼓励似的,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时候我才像被打了一棍子似的想起来——快点拍下来啊!于是才有了后来上传的那两段视频,正好一问一答。算是留给T,留给自己和大家们的纪念。但对于我来说,那时候ASKA的表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也许是因为和T同角度的关系,我甚至愿意有点小不要脸的和自己说,也许,他也曾经不经意的瞅到过我一下下吧,嘿嘿……至于那个打算破罐子破摔的翻译,居然会说出“你翻译一下吧”这样不靠谱的话来,我算是败给他了。。。不过也多亏了他,不然咋凸现我们歌迷如此突出和不俗的表现来呢!

后来是不是有个什么记者问到LIVE专辑的问题?还是歌迷假冒记者问的?哈哈哈。。。反正我和T都觉得这个问题还算专业,其实CA真的还有好多问题是值得询问的。不过,也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来和T说,札幌跨年那次出的也含了LIVE的CD了吧,这也应该算进去的也。。。汗哪,这时候了脑子还这么清楚做啥!

提问一完,大家就又像一开始似的直往前冲要拍照。主办方好不容易劝说大家先退后,要撤桌子。。。没办法,8年多了,不能怪歌迷那么激动啊!而那时候,我已经退后了。等CA再度回来的时候,是无论如何都挤不到前头去了,倒是没带相机的小Z没命的把我往前推,可我前头是个大个子啊,还带着个专业的大家伙,被他挡着,又被周围的人一通乱挤,尽管距离非常近,几乎近在咫尺,拍出来的照片却晃的可以。耳边叽叽喳喳,除了歌迷们呼喊CA的名字外,应该是记者吧,不断地叫CA再靠近些什么的,当时我就反感,又不是好男组合,难道还要勾肩搭背不成?CA其实已经很配合了,始终面带微笑,不时地变换站立的角度尽量给不同方位的大家照相,调皮的CHAGE甚至还从一上台就拿走了原本插在花束上的两面小旗,还煞有其事的拿着凹造型,最后还昂劲塞给ASKA一面,哈哈哈……至此,各大媒体报刊上就都留下了我们的小旗和CA一起的合影,赞!

是结束了么?随着CA第2次消失在那扇屏风后面的门后。。。。我看着依然不舍围在舞台前的大家……是梦么?后来才知道早有手快的歌迷把桌上的铭牌和CA用过的一切相关物品都给瓜分了,呵呵,好歹还是露出了歌迷的本性来了,可这也完全不像后来报上登的说用“抢”的,简直乱扯!

原想着这就散了吧。后来有人提议说来张集体照吧,就在刚才CA站过的地方。好主意啊!于是大家都登上舞台,俯视着下面,心情居然又激动起来,甚至是有些激昂。挥着小旗,和所有的大家一起,以CA为背景……这一切完全如梦境。更搞笑是主办方突然跑过来,说他们也要拍我们的集体照,放在他们的网站上作宣传,阿门,果真是主办方哪!这时候见缝插针,大家提出要不把CA再请出来,一起拍集体照?当然,我也是觉得希望不大的。。也许,这仅仅也只能是个愿望罢了,当他还是个愿望的时候,它就有可能成为被实现的美好。。。。梦一样的929就在这样的美好中慢慢的结束……

等我和T分手时天已经很晚了。。。走在徐家汇时,居然还被人拦住要我作兼职啥的,当问到我是否刚下班时,我脑子里仍旧是刚才热闹的场景,顺口就说是刚参加完一个重要的活动,那两人则一脸怪异的盯着我的眉飞色舞,嘿嘿~~~坐地铁回家时,疲劳已经慢慢爬上了身体,可脑子还是兴奋不已。于是一回家,也顾不得休息了,打开电脑,站上早已经一片热闹非凡了,赶快加入进去……为了等娱乐新闻,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已经累到极限,顾不得明天是不是还要早起上班,梦一般的929就是要haigh到底啊!和T一起各自守在电视机前,从9点半到10点,从10点半到零点55分,一个新闻接一个新闻,一个频道切到另一个频道,为的只想再重温一遍白天的梦境。930的1点,我们等到了。只有1分多钟,但那张笑脸,我们今天曾经凝视过,甚至对视过的;那把声音,我们今天曾经倾听过,甚至对话过;那份心情,我们今天曾激昂到顶点,甚至相互碰撞过……

睡下后,无法入眠,2点发消息给T。。。她也躺下了,却同我一样,无法入眠。。。何需入眠,因为我们一直都在梦境中呵……

---------------------------我是分隔线呀我是分隔线-----------------------------

这篇东西居然写了我7个钟头。哈哈哈……真够罗嗦的。说是被逼着完成任务,一开始也许是吧,但一开动却发现不再是了。。。这是个难得的记忆,也许文字不足以记录那天的一切,可毕竟它和照片及录音一样是具体记录心情的载体,不该缺席。另一方面,曾答应过某个不能到现场的小朋友,这份从字数上来说可以抵上一篇演唱会报告的字,希望可以给她一些弥补和安慰。。。auika,快过来接收吧!

P.S.那天在麦麦集合的时候,居然有人和我说他还保留着2年前我做的那起广播节目录音,我大感动,小小得意了一把。哇咔咔咔!
P.S.又P.S.刚收到T的消息,从日本朋友那里得知,白色和紫色居然是ASKA的幸运色!太巧啦,哈哈哈,那束花,ASKA会喜欢吧,哈哈哈!再度得意一把!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