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2008 SCENE系列——DOUBLE SCENE,圆满的通关(1)  

2008-09-22 08:00:00|  分类: 2008年SCENE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多天,我不知道现在才来写正文是不是最恰当的时机。只不过,我很清楚自己的脾气,不把这事儿了结了,压根儿没法踏踏实实做其他的事情。就算是一个承诺好了。打从去年起,当惊喜一个接一个的砸下来,我和我的伙伴们除了接招根本没有其他多余的思虑去想别的。而当一切如漫天绚烂的花火般闪亮尽最后一束光亮,当天空的烟尘渐渐散去,留下的,留进心里的还有什么?画面已经被定格在方寸之间,声音被一遍一遍的重复播放,可和它们一样应该被记住的,更该被记住的,还有我们的心情……

 

有些画面已经渐渐模糊了。40多天,我一直拘泥于用何种方式来表达,结果可能错过了记忆的最佳时间。但此刻留下的,我相信会是一辈子不能忘记的。

 

(以下可插入番外二一起看 ^ ^

 

托了ASKA的福,因为他的缘故,多少在演唱会前对交响乐这样一门印象中极高深的音乐做了一点点皮毛的了解。虽说场景已经并不陌生,但毕竟是头一次来到这样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场馆看演出,舞台上的乐器摆设也和脑海中普通演唱会熟悉的那种完全相异。凝视那尚空无一人的舞台,仿佛一切都在蓄势待发……

 

由于之前在门口的一番折腾,就在我气儿还没完全喘平之时,演出就一片平静中开始啦~~~~~先是左右两侧通道的门全都打开,爱乐的乐手们进场,清一色黑色装束,果然是专业交响乐团呐,精神面貌就是不一样。待乐手们入座后,首席起立,带领全体乐团成员调音。这时候,我看见在离我坐的位置较远的那扇门,在离乐池很近的地方大久保的身影。这恐怕是第一次在演出的现场的前台部分看见他这位著名的舞台监制,果然一切都不一样啊!后来这道门似乎进进出出过不少的人,呵呵,且听我慢慢道来。。。。随即从那道门里走出来的是听说这次抢走了不少ASKA粉丝目光的吉他手——古川、钢琴——泽近(听到疯狂的尖叫声了~~~~)以及……一头金发的指挥——藤原(哎哟!一片尖叫声了喂哟!)。

 

藤原一个开始手势,紧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随着音乐的起伏缓缓从胸中涌出……由于之前T的保密功夫一直做得很好,半点不肯透给我关于演唱会的一切现场资料,非要把悬念留到这一刻,在现场,由我自己亲身来体验……低低的,缓慢的,甚至是有一点沉的感觉,那音符仿佛是和着谁的脚步,慢慢的但稳稳的,向我们走来……没有让我们等待很久,“SCENE”熟悉的前奏传来,本来就超爱的这首歌,爱那舒缓而不失明动的旋律,爱他温暖、温柔的唱腔。去年的那次意外,心情极度灰暗的时候,独独最想听的就是“SCENE”,只有它才能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面对现实吧……没给机会开小差,ASKA踏着音乐走上舞台,发自内心的掌声响起,他站定,摆上习惯的姿势,自自然然的就开始演唱……我很讶异的发现,不知何时,音乐声已经充分表现出交响乐千变万化的姿态,顺势就从平缓、安宁迅速被拉高,然后又轻轻放下,就如波浪一般向岸边的我们奔涌而来……而站在这波涛中间的那个人,一如既往的黑白黑白装束(帅啊!啊哈哈哈~~~),一如既往的深情款款,一如既往吸引了我全部的心神……

 

如果说第一首的“SCENE”有点将原本不是那么大起大落的“小家碧玉”变身为充满了高贵气质、“大家闺秀”风范感觉的话,那么第2首的“ID”只能让我想到了另外4个字——波澜壮阔。这也是首原就极爱的歌(汗!我有哪首是不爱的么?)。这首歌,怎么也算是我和CA或者直接说和ASKA的“初遇”吧,意义自然就非同凡响。啊,差点忘了,这次的位子,因为听了某位有“经验”者的蛊惑,居然一咬牙,放弃了第一天1800的内场位子,心甘情愿挪到了偏右的看台,当然,视角还是非常不错的。正因为在99年初次有了内场和看台的比较经验,那时就曾发过誓,以后但凡CA的相关演出,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非内场不可。但这次,就因为那点子的“动机不纯”,打算破一次例,没想到……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们侥幸算准了他,却唯独没有算准我们自己,唉……

 

GIRL”。这次总算好在虽然经过了交响乐的重新编曲,但大多数都还能在第一时间反应出曲目(处少数几首前奏部分全部变掉的以外),不像去年总要猜个老半天,非得等到第一句都唱出来了才恍然大悟。而这首歌,吉他部分算是比较突出的一首了,从稍有添加的前奏部分开始,吉他和管弦乐的搭配就闪现出了某种灵动的气息,感觉还真是特别。而ASKA的声音,就此刻而言,一直都保持的非常之好,尽管几乎是每首歌完后他都必须喝水,这个问题几乎就成为了接下来包括第二天我们心中一直悬着的那根弦了。只不过,在演唱会刚刚开始部分,对于他这个在演唱会司空见惯的小动作,我们还是比较的坦然,至多会心一笑而已。倒是另外一个也几乎贯穿整场的小动作就更加的令人忍俊不禁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从一开始老是习惯性地要去摆弄脖子上的领带,有时候摸一下也好的。是有什么不妥么?不得而知。只是觉得他真的蛮可爱的说。。。而这个时候,或许多少已经适应了这个特别的演出氛围,我的眼睛也不时地开始转向ASKA以外的事物了~~~首先便是ASKA身边最突出的头号人物——藤原。早就知道他身型不是很高大的那一类,而此刻,随着他抑扬顿挫的指挥动作,越发觉得,他也是蛮可爱的嘛,哈哈。而且我也很疑惑的发现,为什么他的手上没有指挥棒呢?T虽然说过藤原有时到兴奋之处会把指挥棒扔出去,可是……首先得他先拿着才有可能再有扔这个举动吧。不过,后来我还是很意外、很偶然地发现了那根一开始就失了踪的指挥棒。

 

终于到MC时间啦。没有CHAGE,没有小本子,更没有大速写本,ASKA准备如何打发这短短的几分钟呢?嘻嘻嘻……讲老实话,这一次我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他讲话的逻辑,好不容易耳熟了他讲中文时那特有的节奏和腔调,可偏偏这回他用的却特别少,不知是没怎么准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日语+英语+中文的组合方式呢,在我这里就呢就几乎变成一团乱麻了。不过呢,这并不妨碍我在该笑的时候一定会被他逗笑就是啦。。。。我不记得是不是就在这一段发生的了,反正我是有看见吉他手古川似乎、好像是从地上捡起了什么,探身放到了藤原的指挥台中层的格子上,那里同时还有一块藤原擦汗的毛巾,后来发现原来是一块有钢琴键图案的周边,唉,马上就想到野田妹和千秋学长了,这也该拜ASKA所赐啊!回原话,我虽然无法肯定古川拾起的一定就是藤原的指挥棒,但应该就是在那之后藤原指挥时真的就无缘无故拿着指挥棒了……只是后来好像又再一次不知所踪,难道是一激动又掉了???

 

紧接着,是一段很陌生的钢琴独奏。感觉非常的玲珑剔透的质感。后来了解到这段钢琴曲名字就叫作“雨滴”。果然非常的切题啊。而且和后面的主旋律拼接得几近完美、极其自然的过渡到了“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印象中,好像全场只有这首歌以及最后的“SAY YES”等23首才在歌曲一开始就先报以最热烈的掌声。而让我也十分欣慰的也是这次大家真的都非常的守规矩,除了那几首属于有比较特殊意义的曲目外,其它时候都很乖的直等到一首歌彻底完结之后才会响起最热烈的掌声,真的非常好。

 

接着,是一首绝对让我心中一触的歌曲。太熟悉了——“伝わりますか”。 一直很惋惜我所钟爱的“愛温計”这次没能现场听到,但有“伝わりますか”也算值回票价了吧。。。。记得当年,完全不懂日语的我是如何用拼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听写下这首歌,学唱这首歌……那时候啊……几乎无法想像自己是否能有这样的幸运在现场听到这首歌……而如今,我正置身其中,完全浸润在他委婉、深情的歌声中……值得一提的是我超喜欢这一次的前奏部分,华丽无比的竖琴演奏,顿时就增添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妙的感觉。

 

抱きあいし恋人”。。。。这首歌在我最初听到的那一刻就已经产生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好像似一种特别容易在脑海中出现某种画面,优美、和谐、飘逸……有一种特有的,仿佛与生俱来的典雅之感。随着开始2句歌词,ASKA似乎总喜欢做出向前滑出两步的动作,所以我老是感觉这首歌特有那种冰上芭蕾的味道,美!这首歌原先的伴奏就含有很浓厚的弦乐部分,所以现场感觉还是比较的原汁原味。真是令人充满遐想的乐曲啊……我趴在栏杆上,歪着头盯着下面的他,忍不住地猜想,他会看到这里吗?

 

2MC。这次的目的很明确,介绍乐团和指挥。只不过,这人爱捣乱,又或许想稍稍搞活跃一下气氛,光光就“介绍”俩字儿就能折腾半天。虽然念得是怪里怪气,但还很可爱的要和下面学,结果真的有人很耐心的教——我们这排的小鱼就是啊,还很大声的咧。结果他就听到了咧,好像还回头冲这边说了声“谢谢”。吓我一跳。先是古川和泽近,结着就是这次的演出乐团上海爱乐以及指挥藤原。介绍的方式自然不同于以往。当介绍爱乐时,ASKA猛一转身,而在指挥手势下全体起立的乐团成员还是着实十分的壮观。并且ASKA也很爱和拉小提琴的首席玩,我这边看过去虽不是特别的清楚,但还是感觉那位首席应该也比较能接受我们这位“口爱”到无边的ASKA大人吧,但会不会有时也会被搞得有一点点的小无奈呢?哈哈哈……然后藤原他们就更不用说啦,搞笑到几乎可以让人忘掉这还是在交响乐演唱会的中段。这个人哪……

 

君が好きだった歌へのプロローグ”,如果不注意估计很多人都会忽略的一个小过场,好像场刊上就没有登到的说。而紧接着的“背中で聞こえるユーモレスク”,又是一首极其容易使人遐想翩翩的浪漫歌曲。是小香吧,好像和我说过,她最喜欢这首歌开始部分,ASKA喃喃地近乎于清唱,浓浓的充满着他独特嗓音的醇美……甭说我们这群已经中毒已深的家伙,即使是初来乍听的各位,想必也多少会随着陶醉其中了吧~~~~

 

中间没有间断的,直接从“背中で聞こえるユーモレスク”的尾声连到了“帰宅”。又是一首《ONE》里的歌曲。最喜爱的solo大碟,里面的歌曲自然也都是最爱。一直都觉得这是整张专辑里非常特别的一支,清晨清凉的空气似乎不需用力便可呼吸得到。当年在VCD里看到ID的演唱会,看到他只用吉他演绎的此曲,看到周围的歌迷那专注的眼神……现在,我就在这里,他也在这里,还是这首曲子,却不再是简单的指尖拨动,他的身后是一支庞大的交响乐团……却依然能够使人感觉安静、安心的听他歌唱,在这些依旧专注着的神情里,我很高兴,终于有我~~~~

 

掌声过后“good time”的旋律响起。即使是在管弦乐的包裹下,泽近的钢琴依然具有着明亮的音色而穿透出来,就好像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射进来的阳光一般……美好时光,谁说此刻不就是呢?

 

依旧没有停顿的,直接过渡到了“草原にソファーをおいて”。我记得那时候音乐频道做关于《ONE》的宣传,男主持人L问另一位女主持Q,如果在茫茫的草地上,会想要放一个什么呢?主持Q说,会想要放一张藤椅啊。这时候那个L先生就说啦,但是有人是要放一张沙发哦!随即,播出的MV居然是“ID”。。。= =;;; 这拿到现在来说固然是一个笑话,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这样一个失误,我倒反而很深刻的记住了这个会在草原放一张沙发的人,以及这首歌名儿(当然如果愿意也可以拿“ID”的MV来过过瘾啊,哈哈哈~~~~)。回现实。直到目前为止,ASKA的演唱都堪称完美,尽管交响乐的伴奏会将原曲的间距拉长,这对嗓音和气息的要求就会很高。可是,他表现得很好,真的很好。而因此,我也宁愿乖乖的一直守在座位上静静的聆听……瞅瞅脚底下的3束花花(还有1束在疯狂那里),心里居然还真有点不情愿。直觉的,算算时间应该不会很多了……悄悄碰了碰身边的小香,临时决定要把任务转交给她。唉……我不知道这算是不负责任呢,还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也许有人会说我脑子进水,可去年台上的一幕幕还是那么清晰,去年的“RED HILL”的遗憾还是那么深刻的在心底。。。那时,确实……只想听歌……何况,还有我的私心。。。>///<

 

又到MC时间。这人又来啦(笑),CHAGE的玩笑是必须要开的,但说实话,演唱会开到这会儿,本来就些小小的想念,这一提自然更觉得亲切了。不过很可惜,可能是那时候我的心思已经为了接下来的任务开始不定了,再加之距离我写报告的现在,确实时间久了点,很抱歉,有些内容真的不记得了,歹势歹势~~~~(写到这会儿,脑袋真的像快被挖空了,唉……)

 

但再怎么失忆,下面这首歌是铁定不能也不允许会忘记的——“砂時計のくびれた場所”!!在前奏的引子部分,旋律就已经被交响乐烘托、渲染得气势磅礴。我听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音乐,尽管心中隐隐有了答案,可还是忍不住问T,可她却神秘的要我自己去听。结果我就很认真去听啦,听啊听啊,咦,这首歌前奏有这么长么?我迷惑的回头瞅着T,没想到她望回我,开口道:“他好像忘记唱了……”我倒!@_@ 忙再去看那个人。他原本是一手抓着话筒,低着头,仿佛是认真聆听着前奏的模样(后来发觉他其实是在偷瞄脚下的提词器,败给他了!),过了一会儿,一回身,要求重来,并且笑笑的和大家say对不起。我简直就是又想笑又不敢相信,只好一脸错愕给他看。他是有常唱错词的毛病,也有过到点故意不唱的前科,可这回……??怎么好像都不像的样子。重来一遍,第一句:闇に溺れそうな 星に包まれて音色依然醇正。但这首歌的调子起音本来就比较高,而且到副歌部分还有一个急转直上的大斜坡,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就有点儿紧绷的那根弦这会儿就更加的叫人紧张了。。。担心,在所难免。但是他是谁,他怎么会允许让我们担心?不管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这个比神还神的人还是该飚的一点不落,该到的点全都圆满……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什么问题,他都绝对不可能表现出一丁点儿的给下面看到或感觉到,他会用加倍的努力,努力到了解的人为他心疼,甚至想喊出“不需要再拼了,我们都已经接收到了……”这样的声音给他。我记得,某人曾经在MSN上对我说过这样的评价。而当时我只能是想像,后来看到82年的大阪演唱会,就一遍,我就深刻体会了那种感觉,心疼的感觉。那现在呢?难道说抵达那晚疯狂说他不舒服是到现在还没好么?所以每一首歌的后面都必须喝水,也是因为这个么?唉……

 

与下一首之间的间隙时间特别长。他背着身,站在他的小桌子前。但从我们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是拿了什么放进了嘴里。???三个大问号!是药?还是糖(当时估计是润喉糖)?他似乎含着那姑且算糖吧在努力的使之溶化,就在我们微微探着身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时,他忽然回转身面对大家,依旧落落大方站定在话筒前,忽然一笑,从嘴里把含着的糖拿出来了……哗!这下搞大了,他想干吗?!还没搞清楚咧,他随即把糖又放回嘴里,凑着麦克风“咯嘣”一声,糖咬碎的声音全场都听见了……这个人……个记该轮到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他这是搞怪吗?他是在索性坦白吧。在这样的场子里,或者说任何演唱会上,敢这样做的人恐怕不多吧。依然还是笑笑的,他第2次对所有人,诚恳的一字一顿地说了:对—不—起—!心里忽然有一点难受,听见不少人都对他在喊“加油!”,可是,我完全喊不出来(宁可他不要加油了~~~)……掌声,是为了告诉他,我们对他表现的肯定和满意,他始终都是最棒的!

 

待他一点头,示意演出继续。又是一个特别的前奏,旋即,再熟悉不过的旋律钻入耳朵……刚想着这首歌恐怕也不容易唱吧,忽听见T说:他没有“啊……”,在新加坡的时候,他是“啊……”的(后来在第2天的演出中,这条是被证实了的)。。。也许还是因为嗓子的问题吧——“晴天を誉めるなら夕暮れを待て”,我不知道明天或者后天又会有多少关于他声音或者状态的争论出来……我不想管这些,也不想研究,我只知道在这一刻,在现场,他传出的不仅仅只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精神,我们都是接收到的。别人如何我不知道,无论如何,那晚我是结结实实为他而感动……

 

下一首——“月が近づけば少しはましだろう”。又是一首足够让人攥紧了拳头放在胸口和他一起用力的歌曲,曾不止一次从TK那里听到关于现场听到这首歌时的震撼。而交响乐恐怕只会将这种震撼更加的推到极致吧……我屏息等待着……只是可惜啊,历史总是无情的重演——走道旁忽然蹲下一个戴着耳麦的场内服务生,叽叽咕咕几句,我就听到一句不知是T还是小鱼的声音:现在就走么?唉……暗叹口气,老T果真是料事如神呐。本还想垂死挣扎一下让小香代我去,但结果还是没得逞,只好抱着花花匆匆步上台阶……到此,我的发言权和感想报告可以暂时终止了。

 

一出到门外,主办方的W正等着我们。却从他那里意外听闻说只要3束花,分别献给ASKA、指挥藤原以及乐团的首席。昏倒!下午还急喉拉喉要4束的,绝倒哇!那我们这儿正好3个,可远在看台那边的疯狂和另1束花该怎么办呢?有人通知她么?脑子一直转着这些,只知道跟着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又是上楼又是下楼的,晕了半天总算是到了后台候场的地方。哗!这次可比1117的时候热闹多了,几乎主办方主要的工作人员都在,更不可思议的是不仅是平时少见的J先生也在,连日方那边也是越前、大久保领衔一班人马都在,可想而知后头的热闹。原本以为,这次还和上回差不多,安可曲前献花,完后还来得及赶回去听最后两首。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居然是——要等安可曲都全部唱完,ASKA第一次谢幕退场,然后再返场,这个时候我们再上去。欧,天啊!简直五雷轰顶了!!照这样说我们等于演唱会就提前结束了,整整4首半啊,轰~~~看我们一个个从吃惊立马转为一脸的苦相,W还安慰我们,说我们不是也得到了这样难得的机会么。。。问题是,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痛啊,本以为去年就够惨了,谁知今年比去年更甚!而且多少感觉有点冤。。。。当我们问他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么早叫我们出来,哪怕等安可的时候都来得及啊。谁知他两手一摊,说他们也不知道,是大久保安排的。唉……算了,谁让人家是舞台总监,他最大嘛!只是,我的“PLEASE”啊,呜呜呜……还有我赌1200的那个位置,这下也全部玩完了。。。。

 

无缘无故被这么早叫了出来,而且我们仨除了小鱼,都算是有经验的主了,应该都不会太紧张,于是干脆也一块儿在后台聊起天儿来了。我注意到进出舞台那扇大门的旁边墙上挂了个小的电视屏,可以监看演出的现况,这多少不至于让我们太感觉提前结束的那种悲哀。不过,那扇门的隔音要比万体馆的厚厚幕布要好很多,基本听不太到现场的声音,又是感觉有点可惜。按惯例,又是要分配任务了,去年我对口的是CHAGE,根据舞台的方向,我走前边儿。这回因为兰花那束被昂恩抱走了,所以顺理成章她成了第1个,接着是T,最后是我——这次的目标是首席。反正对我来说,对象不是ASKA的话,谁谁都一样,也乐得轻松。本来还很有信心的,偏偏有人就是不放心,先是主办方Z总,接着是大久保关照J先生,J先生还特意把我叫到只看的到咪咪大点人的监视屏前指给我看——到底哪个是首席!汗!原来他们是担心我认错了人、献错了花,那可就闹大笑话了。因为首先ASKA是闭着眼睛都不可能认错的,而藤原那一头金发也够有特色了,也不会有问题,那如果有意外就只能是我啦!(我怎么这么好命啊,哼哼!)可实际上,我是认得那个首席的,因为7.3的时候他有来啊,还发了言,虽然我基本没仔细听,可人的模样我多少还是知道的。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太紧张被关照了太多遍(后来,还被酷酷的越前又给亲自关照了一番~~~~),我倒反而被他们影响,有些紧张了,毕竟,乐团的人都是一身黑色正装,而且拉小提琴的那么多,万一……切,没有万一,因为我一定不会认错!!我在心里肯定!

 

很快,到安可了。这时候我们才知道ASKA退场也是退到这里的!!!啊啊啊……那就是说,我们又可以很近很近距离看见他了,耶~~~!!!刚才所有的委屈和不甘此刻统统回去面壁。我们三个依次排好队,列在一侧,等待ASKA下来。门“砰”的打开了,感觉ASKA是倒着退下来的,夹带着场内万千的掌声和欢呼……他一转身,我发觉我的呼吸——没了~~~怎么形容呢?和他近距离的接触,我的经验实际上也……总之,和1117不同,和7.3拍照时也不一样:因为既是在他的演出过程中,却不是在舞台上,可以少许轻松一些,不必那么紧张;既是私下的遇见,却都是各自带着任务,我得控制自己,这会儿我只能是工作人员,忘记是歌迷……好复杂好复杂。他一下来,马上就有工作人员给他递上毛巾和水(P.S.透露一下,那水可是农夫山泉噢,噢呵呵呵~~~~)。他用毛巾兜着下巴,吸领子里的汗吧大概,一边握着纸杯喝水,时不时还和旁边的工作人员笑说两句啥(不过我没听懂~~~= =+),感觉他还是比较轻松的。我的视线因为一直盯着他,所以没注意另一边的情况,忽然听见是大久保冲他喊了一句:“ASKAさん、いきますよ!”他“はい”了一声,把杯子递给身边的工作人员,拿着毛巾又打我面前过(那眉眼我恐怕一辈子都忘不掉了,原来他眼睛那么大的……原来……他和我认为我熟悉的ASKA长得还是不太一样……轰~~~~),就在准备开门出去一瞬间,这人又玩了个动作吓我一跳——不知有没有人记得好像是NOT AT ALL演唱会吧,他怎么把擦汗的毛巾扔回小桌子上的么?是把手绕到身后,反手把毛巾扔到身前——没错,他又这么干了,而且在我们的面前,还一脸坏坏的笑。神啊!就在毛巾落地一瞬间,我和小鱼的反应一样,几乎同时想去接……不过始终还是差了那么几步,而且还抱着花,行动不便。毛巾被工作人员收走了。不过这个人,还是让我们兴奋了一把。现在想想,我怀疑,这家伙八成就是因为我们在,才又起的玩心。。。败给他了~~~~

 

他走了,还剩下2首歌的工夫,我们只得继续乖乖的等待。。。。这时候,T提醒,我才又想起我们的花牌,好像是被摆在走廊那头的靠墙的角落,旁边还有几个大的花篮。隐隐约约,只能听见一点儿现场的声音,从“今でも”到“SAY YES”……这期间总是看见大久保和越前来回忙碌的身影。而且也越来越感觉,他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苟言笑,有的时候也蛮可爱的呢~~~嘻嘻~~~最搞笑的是主办方的Z总到还蛮了解我的,居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侬最好,献花的时候眼睛可以朝右边瞄一瞄来!!”我倒!即便这是事实也表说出来嘛!话说去年,同样的位置,因为不想给CHAGE造成不尊重的感觉,我可是严格控制自己的视线范围,打死也不敢右瞄的。但这回……神啊,请可怜可怜我吧~~~~

 

就在我继续强化记忆首席的模样的时候,忽然听得要我们准备的命令。才又站好队伍,ASKA又第2次出现在我面前,还是倒退进来,几乎整个人都已经在门内了还是继续和外头欢呼的观众鞠躬致谢,唉……该说什么才好。本来以为谢幕等待的时间会稍长,没想到,ASKA连一小杯水都还没喝完,就又被大久保急急叫了出去了。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这回,可享受了CA待遇了,大久保亲自指挥我们上台——先是昂恩,然后是T,最后,他拦着我的手一收,我立即吸了口气抱着花儿走了出去,时机恰好(如果去年的工作人员也能这么有眼力见儿就好了,哎……)。这次感觉似乎要比去年好了很多,眼前也不再是明晃晃的看不清方向,反而很清楚的看到当昂恩掠过ASKA,手里的花要给没给时,ASKA大概吸取了上次“我的”教训,再没有主动去要花儿了,而是超可爱的两手一摊:来来,哪束我的?我差点没笑出来。等T过去了,我这才朝左转身,看见首席,把花儿递上。这时候不知道是本能呢还是真的被Z总的话影响了,我的脑袋不由自主就朝右偏了,看见TASKA握了手……仿佛有看了2秒钟,忽然想起来该退场了,立马转身,瞅见大久保守在门口,他冲我点点头,伸手做了个“回来”的动作。我神赳赳气昂昂的走回那扇门,门霎时打开,我看见好多的工作人员都围在门口,不知怎么的,完成任务后的我一身轻松,习惯性的边走边做了一个画十字“阿门”的动作,表示总算圆满完成的一种如释重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居然引得里头所有的工作人员集体大笑起来,为首的就是一直被我当成酷哥的越前,笑容那么灿烂……我有这么好笑么?弄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时候,倒是再也不用着急回去了,反正都已经结束了。果不其然,没多久,夹带着一阵高过一阵的掌声和喝彩声——ASKA

退场了。。。。捧着花儿,一脸笑盈盈的。我们几乎是排着队挨个儿说着“お疲れ様でした”。随着藤原、泽近、古川他们后面的就是爱乐的成员了,我还看到我给首席的花花已经在了一个女孩儿的手中了。然后,这才心满意足回去拿东西。由于大量人流都从各个的出口涌出,我们逆流而行,实在费了不少功夫~~~~回到座位,我最紧张的不是别的,而是当晚的票根,走时匆忙,不记得是交给小香了还是扔在地上了,好在最后还是找着了,万幸!

 

第一天的演出就这样在我们的忙忙碌碌中结束了。演出过程中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突发事件或者说我没有看到但有人看到的有趣景象,这几乎也成为演唱会后我们互相交流的谈资:

花絮1

据小香很肯定的说,虽然我们第1天是1200的位置。但由于比舞台略高,角度也恰好卡在45度左右,仿佛很容易就能够被某人“偷瞄”,而且还被瞄了N次。。。汗!为什么这么惊险的场面我没有看到呢?是在我们被征调了以后?亏啊~~~~也许他正好一回首,嗯?这人都跑哪里去捏?(我们这排位子比较特殊,只有5个座,去掉中间3个人,整个一排就像被挖掉一大块,忒明显了点儿也。。。= =;;;)然后一回后台,回头,靠,都在这里……想到就抖啊我~~~~

 

花絮2

还是听说,在演出后半段某人的小动作特别的多,比如“PLEASE”时,他居然可以左手拿话筒,右手慢慢展开……左、右两边看台各一次……据说,面朝哪一边哪一边的掌声就特别响。。。哇~~~~我都没看到,那时候我正在被教育如何认识首席……呜呜呜……哭~~~~

 

花絮3

这个是令我最最胸闷的啦。。。因为T说根据她的经验,他有可能会对着这边看台做单膝下跪的动作哦!!!我承认,我很想看的,甚至担心自己会不会一时太兴奋就直接从楼上跳下去了(反正也不高嘛!)~~~~所以我心甘情愿不坐内场坐看台,甚至情愿放弃上台献花的机会,就为了能让自己结结实实满足一把……那个那个……只可惜,事与愿违。虽然,最后据说他下跪的地方完全就不是我们的那个方向,可是……我还是很想YY~~~~@_@ 倒是辛苦了小香,在我们缺席的情况下,好像连乾坤大挪移都练出来了。。。

 

花絮4

这次演唱会观众中间最突出的问题貌似还是拍照的问题。加之东艺又是个凡事特别顶真的地方,辛苦那些忙着举牌子提醒的的工作人员了,奔上跑下没少折腾,不仅给其他人造成了不便,也影响了台上的人。试想一下,连我们坐在下面的,都时不时的要被刺眼的警告灯牌吸引去注意力,那台上的ASKA呢?岂不是满眼都是?他心里该怎么想啊~~~~

 

花絮5

拍照啥的如果算早有所料,总有那么些不自觉的人的话。迟到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也会如此严重。不想去研究是不是都是情有可原,只是,不管怎么说,迟到总是不好的。不过让人更加意外的,是ASKA善意的玩笑。这人掏糨糊的本事是没的说了,正好瞅着歌曲的间隙,有人迟到,他居然会主动开口跟人打招呼:wellcome!可那人只顾埋头找座位,么顾得上理会。他不信邪:hello!!遭冷遇!。。。全场开始笑了。我也笑了,但是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最后那人好像经旁人提醒,恍然大悟发觉了一直试图和他沟通的ASKA,总算是回应了一声。更有甚者,还有迟到的遇上坐错位的……关键还是ASKA的反应,干脆邀请人家坐自己旁边。。。。倒!这些小片段虽然发生的时候感觉还蛮好笑的,可如今写来,我却真的半点都笑不出来。如果有以后,不管是不是CA,还都请不要发生为好吧。。。。

 

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倒一倒自己的感动。1号的后半场尽管没有参加全,但从看完的朋友们口中得知,实际上继“月亮”之后,ASKA一直都非常努力地调整自己的状态,后面几首歌表现得真的非常非常好。。。如果一旦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好,他是那种会对买票进来的观众感到抱歉的一类人。事实上,他的实力和地位已经不再需要多费唇舌去辩论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份他曾经或现在带给自己的感动及骄傲。还是那个信念,这么多年,如今能这样地看着他为我们而歌唱,就是一种幸福……请珍惜这份幸福……

(特别P.S.我是下了场才想起刚才在台上忘了和首席握手了。我知道这可能是非常不礼貌的,所以我感到很抱歉,当时的注意力全让ASKA给占去了,脑子里什么也没想,而且首席一手抱花一首拿着琴和弓,我看他没动,所以我就……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为我的失礼感到抱歉,不好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