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再碎  

2009-09-16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歌曲:相思曲

歌手:薄荷&Kyle

作词:薄荷原曲

(薄荷)绿柳如烟照春水

春水映我我是谁

笑意淡淡盈眉

眉梢眼底却是泪

(薄荷)一壶清冷胭脂酒

浅浅半盏玛瑙杯

饮罢挥袖情已断

回首如何劝情归

(Kyle)尚余荼蘼香

指尖蝴蝶翩跹飞

才觉红烛冷

一寸相思一寸灰

(薄荷)独酌邀明月(Kyle)邀明月~

千觞难解愁肠醉(Kyle)醉也无悔~

两忘江湖老

空羡儿女弄青梅

(Kyle)清清明月映残杯

杯浅酒冷余香褪

香烬空余一纸泪

记你我是是非非

(薄荷)楼角星垂(Kyle)雁去也~

空余秋意入罗帏(Kyle)秋入罗帏~

宿酒不敌晚来风(Kyle)一朝酒醒~

晚来风凉人不寐

(Kyle)短歌一曲心已碎(薄荷)心已碎~

欢爱难掩伤痕累(薄荷)伤痕累累~

如今重唱相思曲

不知弹剑和者谁

(薄荷)楼角星垂(Kyle)楼角星垂~

空余秋意入罗帏(Kyle)秋入罗帏~

宿酒不敌晚来风(Kyle)宿酒不敌晚来风

晚来风凉人不寐(Kyle)人辗转不能寐~

短歌一曲心已碎(Kyle)心已碎~

欢爱难掩伤痕累(Kyle)伤痕累累~

(合)如今重唱相思曲

不知弹剑和者谁

相思曲罢心成灰

=============================================================

这就是上礼拜豌豆推荐给我的小顾MV的那首歌的词。我说过,画面我喜欢,曲子我也很喜欢,词我也喜欢,所以,这首歌我自然是无法免疫的——喜欢!所以不把词整出来,我难受。

昨天下班,走出轻轨,踏在虹足站高高的平台上,发现天已经全黑了,风很凉,四周围排满了在微弱灯光下的小摊子。向下看去时,却是明晃晃的耀眼,车子闪着灯光呼啸而过……这样的画面我天天都要看,每天都这样。我其实喜欢这样的感觉,乍一走出拥挤闷热的车厢,随着人流摇摇摆摆挤过电梯,过闸机,再下楼梯,穿过日光灯照射下的站内商城,然后心里就等着跨出那一步,一瞬间,便是满身清凉,身边的拥挤和燥热就全都散开了,那是种居高临下、豁然开朗的快感~~~~但很快,还是要无奈的继续再下到地面,过程中逐渐融进了人群,一步也不回头的,远远的将高高的平台抛在脑后……而第二天的清早,我站在地面望着4层楼高的通往站台的平台,心里却只有无奈和畏惧。如今还好,还有自动扶梯,可就几个月前,我还是必须每天爬楼梯,背着包,拽着饭盒爬呀爬,爬了足足一年多,而自打有了自动扶梯后,我便再也不敢想象每天爬楼梯的事了。

今早,在马路中央的安全岛等待班车。和往常一样,这时候总是百无聊赖外加不胜其烦,脑子里转着今天要做的事,想着那些有的没的……突然,耳朵里钻就出了“相思曲”!每次放了新歌进去后,就尽量忘记它,然后等着不知什么时候它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今早就是。薄荷一句“绿柳如烟照春水……”我整个人+心都一颤,随后便在车辆往来热闹穿梭的背景下,整个人犹如人魂分离……小香问过我,为什么是两个男人合唱,这个么……豌豆虽然解释过,可是,我却不知如何复述给香,当然,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歌嘛,好听就行了呗。

唉,因为那支MV的关系,于是总会很自然的想起那张脸。我记得,求T帮忙把MV截下来的时候,她回敬给我一句是“又看见这张脸”,无独有偶,昨儿也和豌豆聊了几句关于那张脸和那个人的话题。虽然认识较早,但真正被萌到,确是07年的那部《康秘》。事到如今也没啥好藏着掖着的,因那部戏而迷上那个名字的主人的人怕真的是不计其数了,我又为何不能大方承认自己是其中之一。只是整个07对于我而言,实在太热闹太纷繁了,即使被萌到也来不及HC,只好匆匆搜罗了一堆束之高阁,以备后续。至于后来的事,也就是这样随着自然而发展着。只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我总是希望能分清那张脸和那个名字之间的关系。豌豆那样级别的,她能够做到彻底屏蔽那张脸和那个人,我是做不到的,当然也不必那样。只是,心里却还有一个结,不知何时能解开。

纳兰家的自是不能允许她心里还多个别人。我不是她,所以我才说我不必那样。我爬着不只一座的高墙,甚至不亦乐乎。连小香她们都笑说我这条“河”就是专为停船而存在的。然而,我自己知道,即便这样,也还是有底线的。豌豆有追了12年的人,她为了他,那些故事让人钦佩和感动,我,也有个追了12年的人,所以豌豆曾经的那些我也几乎能感同身受。而不同的就在于,豌豆和他之间永远有一个完美的300年距离,相比之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走运,至少,我见过他,碰过他,也曾在他的瞳孔里出现过我的身影……而我在他之外,还恋着一群已经被埋进历史里的人。这,就是我的底线。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分开纳兰和小哇,任由自己成为一个目前还不怎么合格的纳兰迷,甚至是更不靠谱的小顾迷,却在口口声声说喜欢小哇的同时,固执得不愿意成为一个真正的“良民”。潜意识里,我也同豌豆一样性质的屏蔽了现实中的小哇的一切,只留下了那张脸和他的戏。所以,我也许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良民”。因为现实里,我同样也成不了谁家的,他不允许,我也不会允许。

很长时间,我一直在理这些关系。。。也曾经笑对人说:除了他,全都是和我隔了几百年的人。所以他们都认为我是个爱挖坟的。一个会喜欢一堆古人的CA迷,其实我觉得也蛮特别的。只不过,12年了,和他实在太熟,所以总忍不住要捞过界,在他跟前仿佛肆无忌惮,这大概就是最让T她们恨得牙痒痒的。

一首曲子居然引出这么一大篓碎。话说,当当的书里附赠的那张碟,搞得俺们家每晚都像高考补习教室似的,袁老师的课确实很有意思,更有趣的是那久违了的板书、划书,我都忍不住也想弄本高中历史课本跟着一起划重点了。爹妈一直都认为我是走火入魔了,也懒得解释了,就这么着吧。只可惜,这张碟只到隋唐,我且等着看明清。。。。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