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你最完美的那一面——2010.12.11 ASKA FACES 上海演唱会纪实(上)  

2010-12-23 08:00:00|  分类: 2010-FAC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2.11 晚上19:40
“Dear Mr.Lonely Oh Tonight,一人言だよ I Just Cry,Dear Mr.Lonely Oh Tonight,もう壊れそうさ……”——摒住呼吸漫长的等待之后,光影随着充满热切期待的掌声及欢呼声开始浮动,你的身影,依然踏着我们最熟悉的脚步走来,站定,握紧话筒架,你运足了气息,清晰而稳重地将熟悉的歌词唱进我们的心里……那一刻,我知道你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我们也用更高一倍的热烈作为回应告诉你,我们也都作好准备了。之前任何的不安和担忧,在你唱出这一句时就已慢慢失去原有的力量,忘记所有的一切,这一刻,我们的默契就是为彼此展现出各自最完美的一面。。。。。

====================================================
2010.12.10下午16:30
我昏昏沉沉靠在车厢的门边,车窗外的风景在同样疲惫的夕阳余晖下渐渐失去颜色,全体换上了灰蓝色的调子,难道都和我一样感冒了么?我深呼一口气,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他已经到上海了吧……T发来消息“你再晚走半小时就能碰到他了。”浅浅的一丝遗憾掠过,又是擦身而过呀……转而浮出来的竟是庆幸,幸好走得快,我才不想他看见我现在这副鬼样子。周五的下午,丢下繁杂的工作,一定要去会场周边再看看,只是想再去看看,仅此而已,原来的计划就不包括和他打照面。只是唯一没有在我预料之中的,居然在这么要紧的日子,感冒了,而且,发烧!

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从橱柜里取出明天的票子,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塞进包包里。相机、写真该准备的都备好无误。这才松口气和衣胡乱躺在床上便一动都不想再动了。老妈喊我吃饭,老爸问我要不要带我去医院,我哼哼着重复着自己没事,就是有点累,让我躺一会儿,就一会儿!我想那时,他们都是理解我并且支持我的。最后还是亲爱的老妈怕我再度着凉,硬是用被子把我裹成了粽子……没有什么比明天更重要,我绝对没问题,我这样安慰所有关心我的人。现在,轮到关照自己最后一遍:一定不能掉链子,绝对不能!

当晚最后意识停留在手机上,和老大互相传递着此刻彼此的心情。这是第一次,我们在演唱会前同时失眠,同样怀着本不该存在的沉重的心情,深深的担忧,对明天既充满了期待又满含着不可知的害怕,明天,到底会怎么样?

睡睡醒醒,几乎每隔一小时就会醒来看一下时间。直到6点半钟,再也无法入睡,先检查自己的状况,还好,虽然一晚说不上很好的休息,但情况并没有变严重,好事好事!然后捡起手机继续和T连线,我知道,她肯定也早醒了!只是,后来我们话题从昨晚无能力为的担忧慢慢变成了相互的鼓励。既然无法改变,那就顺其自然吧。再过几小时,我们就要开始战斗啦!只是不知,他昨晚睡得好不好?

2010.12.11 上午10:00
准点出现在花市。老板娘非常热心和敬业,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所需要的,原本决定要留人下来作为监督和帮忙的,现在看来也只需一些锦上添花的修整和补充,很快就可以完成。也不知我们到底是真的黔驴技穷了还是潜意识里就早已认定将我们的心情继续用一种完全坦白的态度进行表述。谁说心形的花牌只有情侣之间表达爱意才能使用的?尽管,整个过程里,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对我们的花牌表示惊艳,认为是求婚?订婚?甚至结婚?太狭隘了!太狭隘了!我们要表达的,就是我们对他不再掩饰的爱,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情,超越爱情!他懂的!

搞定花牌,接着就是和日本朋友们一起午餐。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我们在有演唱会的正日子里吃得最像样最正式的一顿午饭了。因为这次不再有站内的大型聚会,再也不必赶来赶去,因此,这顿饭大伙儿都吃得十分惬意。又是干杯,又是庆生,非常热闹。桌子周围,是来自各处的歌迷,年龄不同,国籍不同,语言不同,地域不同,性格不同,但为了ASKA我们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为了预祝演出顺利举行,我们干杯万岁!

每次怎么把花牌运出去都是一项很让人头疼的技术活。每次,最后注定总是我要被一大堆花儿包围,我算很走运的了,因为可怜的疯狂和小香每次都必须合作跟花架子作斗争!可敬!这次保护花牌运输和1117保护CA的那两束花不同,虽然花牌大部分力量都借在车前的储物箱上,可是可是……车一启动,它就直向我怀里凑,我实在担心下面的泡沫板经不起上下震动会断裂,只好手脚并用尽量托着它保持平稳,而且还不能挡着T的侧视反光镜……而且今年,它可真重啊!>0<

哦,还有,今年又多了一项往年没有的工作。就是要想办法把花牌固定在架子上。内个内个……太专业了!尽管我们已经花了最大努力,费了老鼻子力气了,但总觉得不是那么靠谱,乱七八糟,很不保险的样子,可是已经没时间了,算了,只要能坚持到晚上不掉下来就算完成任务了!ASKA保佑保佑!

后来据说,我们送花牌到会场几乎同时,ASKA刚刚从酒店出来进去体操中心,所以我们远远抬着花牌过来时看到门口很多的人就是因为这个,又是擦肩而过。。。。

虽说是下午没有组织大的网聚活动,但是站友们三个一伙儿五个一群也不知是事先约好还是碰巧遇上,总之我们在真锅的小憩,桌子是越加越长,绝对成为店里最有人气的一组客人。晚餐比起中午简直不能称之为晚餐,演唱会前综合症最明显的一个症状就是吃不下东西。另外就是紧张吧。因为由始至终,我和T都一直纠结于上座率和票房销售情况上。只要一想到,他站在舞台上,面对台下的空空荡荡,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打击。虽然我知道他对此一定有所准备,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为了我们好好地唱,虽然我知道这一切很可能只是自己的杞人忧天,可是……唉,就是担心呗!

====================================================
2010.12.11 19:00
穿过层层的黄牛准备入场。看到有卖周边的,但是感觉还是试水的意思更浓一些,远没有主办当初说的那种规模,但好歹还是有和日本贩卖相同的东西了,价格么,对中国歌迷来说属于偏贵的,可是就日本本来的定价来说,他倒还算是公道的。唯一可惜的,是这次为什么没有场刊?。。。。现在想到还有点后悔,没有及时把在日本订的周边,那根银色手链给戴起来,否则一会儿high起来时,叮叮当当该多带劲儿啊!嘿嘿嘿~~~也不知当时脑子怎么思忖的,一直到坐在会场内接到T的电话才惊觉,我居然把老大给丢了!(歹势~~~)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心急了,等不及要快点进场一探究竟,不停的回身审视后面的座位以及两边的看台,一边安慰自己,还有时间,这不正陆陆续续有人在填满这些空位么?还好还好,没有想象得那么惨!想多了想多了!

这次的位子被T安排在了3排,我无所谓,其实从现场看还蛮近的,而且由于角度适合,估计观赏的效果还是能够OK的。我唯一担心的是坐在我前面的人千万别长太高了(汗~~~),然而事实证明这是我的多虑,这话后面详述,这里我要说的是一位意外的“歌迷”。我想经历过1117的大家都不会忘记那位穿着唐装的二胡叔叔武先生吧。之前进场前就已经在贩卖周边的大堂见过他,已经对他也来看演唱会表示惊讶,可我完全没想到他居然就坐在我和T的前面。这都不得不让我想起那位……怎么都嚼不利索“二胡”发音的“来来来”先生——CHAGE桑!哈哈哈~~~~哎哟,这时候咋想起他来了!

视线从观众席扫向舞台上,偶尔有工作人员上来为乐器调音。右手边的柱子上FACES的闪光字体分外显眼,还有悬吊在舞台上方左右两侧看上去确实有点像被炉桌子的造型的结构,也不知到时会给出怎样震撼的灯光效果。眼神转了一圈,我笑着和T说:“怎么没见ASKA的专用话筒呀?”其实主要是没见他那根特制的话筒支架(但凡熟悉他唱歌习惯的,看过2张以上他近几年的演唱会DVD的就不会认不出来~~~)。“他不会是自己拿着话筒出来吧?”我很好笑地Y着那个情景,被T鄙视地看了一眼,“不可能啦!”“我又不是说他非得自己提着根杠子出来!”我承认那个画面绝对属于超滑稽的。很快,我的YY就被灭了,还真有人提着他的杠子出来了,还别说,他的话筒架往那儿一搁,整个现场立马就感觉完整起来,期待感瞬间高涨。人还没出来,气场就已经开始蔓延开来……

我没有看时间,因为早就遵守规定关了机。估摸着敲过7点半没有多久,我好像还想跟T说点什么,就听到了——打铃声!嗯?这俨然就像10个月前,我在10 days的现场感觉一样。哇!太日本了!哈哈!灯光暗了下来,大家就像接收到某种指令一般安静了下来,乐手入场,依稀中我没看到小提琴手木村,有点可惜!其他人从泽近开始都是熟面孔啦(疯狂~~~嘿嘿嘿!),包括十川,10 days也已经见过了。而且由于这次ASKA的新专辑《君の知らない君の歌》里好多歌曲都由十川重新编曲,而且首首精彩,很多间奏部分简直美得让人沉醉……所以这一次,据说十川帅哥也俘虏了不少A粉,厚厚厚厚~~~~正所谓ASKA身边无弱兵!

舒缓的乐声奏起,我安静地盯着舞台左侧的出口,耐心等待……没想到sisi率先叫了声“ASKA!”由于我们坐得近,倒吓我一跳!我失笑,拜托下回通知下先!

他出现了,下面抑制不住的尖叫和掌声顿时涌上舞台,漫澈在不大的会场的每一个角落。他还是一贯的走路姿势,不疾不徐在话筒前站定,握紧话筒架,运足了气息,清晰而稳重的声音唱出第一句歌词——“Dear Mr.Lonely Oh Tonight,一人言だよ I Just Cry,Dear Mr.Lonely Oh Tonight,もう壊れそうさ……”——“MY Mr.LONELY HEART”。事先是知道曲目的,但我要没记错,这大概应该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他唱这歌。无法解释的,几乎每天都要听他的歌声,就算这是一种习惯,十几年来一直如此,但是,我仍然无法免疫渴望在这样的场景下聆听他的声音,这样的直接,这样的震撼,这样的接近……这就是现场的魅力吧。我有些迷离地注视着台上,他又开始在我眼前闪出那种迷幻的光芒,就像一种魔咒牢牢锁住了全部的感官,锁住了心,至少在这一刻,都只属于他一人。。。。他一出现率先就揭开了第一个谜底,那件传说中的酒红色西装上海无缘得见。但是应该没人会否认他其实穿什么都很好看的吧?黑色的衬衫,深烟灰色的西服,从领口到衣襟有一道边,在灯光作用下会闪光。

第一次看到曲目表,我最大的好奇就是,印象中属于中慢版的“MY Mr.LONELY HEART”究竟要怎么转接到“晴天を誉めるなら夕暮れを待て”?除此之外,就是“晴天”如此出人意料的被排到开场曲系列,也就是说集体体操会很早就要被运用,不知上海的绝大多数歌迷适不适应,跟不跟得上啊?整首“孤心先生”可都是坐着听完的呀!哎……事实证明,我又想多了!曲风怎么转过去的我在现场完全就没顾得上,因为等我从开场曲中回过神来时,他石破天惊的海豚音就已经飚起来了——我只知道,我的耳朵在一接收到他的召唤的第一时间身体就已经自动做出相应的反应:起立——高举双臂——跳起来吧!!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像这样的条件反射,后面还会继续……作为曾专门跑去日本接受现场“拍搜”训练的我们,现在可正是检验学习成果的时候啊!就算是平时也常一边听着iPod,一边会用手指轻轻敲击,熟悉拍手的节奏……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一刻吧!而另一方面,我们这样的卖力,也是为了他,希望他能感受到,希望他真的能接受到。刚刚开始,我的手就已经开始发红发热痛得要命;刚刚第二首歌,他的声音和状态还未完全打开,感觉略有些紧,但是他一定会很快调整好的,因为——大家都好给力哦!哈哈哈……

第三首——话说我一直叫嚣着这首歌是能和“red hill”并列为我心头最爱的曲目之一的,而且相比之下我跟它应该还是很有缘份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每次我都会在知道曲目的情况下在现场完全把它忘记掉呢?这太妖怪了!“L&R”。。。。能在现场听到这首歌,尤其是这次,那是多么的多么的不容易啊!(吸吸鼻子抬起袖管作擦泪状~~~)因为首场曲目里压根就没有“L&R”,我当时一看到曲目,这脸就垮了下来,没劲!你不给力啊,ASKA!我不知有多么上瘾你那一声势大力沉的“BA”呀!怨念啊!干吗不唱啦!!呜呜……好一阵子我就这么拉着T不停地絮叨。T烦了,就说有本事我就一直怨念,怨念到他唱!于是我就真的开始每天顶着乌云怨念,你唱吧唱吧……求你啦!就这首而已,别的我绝对不管你,好吧?!几天后的第二场,那天晚上T突然消息我,曲目发生了变化,“L&R”居然真的出现了!!!哇哇!我不敢相信盯着手机,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傻笑,这这这……真的假的呀?你真的听到我的怨念了么?是这样吧?谢谢你,ASKA!(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L&R”是经历过怎样的过程又回到了他的常规曲目中的,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这首歌的风格和感染力会比较适合现场的感觉吧,所以在之后的曲目微调中这首歌真的像奇迹一般被保留了下来。至于我的怨念,理智的时候自然也觉得这种想法不太靠谱,只是,这样的巧合实在太过美好,请允许我把它视为只属于小河和ASKA的带着某种小小私心的可爱的心有灵犀吧~~~~谢谢~~~)言归正传,正因为“L&R”有这这么一段小小的波折,因此我在“晴天”过后刚刚想要坐下休息下(因为把曲顺忘了~~~ > <),突然被他的“BA”吓了一大跳,立马就跟上了发条似的窜了起来,一边欢呼一边跳一边拍手还一边傻乎乎的大笑,笑到有想要飚泪的冲动!这明明就是一首描写分别的歌曲,但他偏偏就要写成这么一首充满了快乐感觉的旋律,似乎是对分开后一种美好的期许,也或许是对再相聚的一种预言,总之无论什么时候,他的音乐都会以“他”最舒服的方式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哦,还有还有,就是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看他在现场吹口琴的样子,包括,他悄悄把口琴从兜里掏出来的样子,哈哈,忒口奈了!

三首唱罢,心里有数,他该哈拉哈拉两句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能扯点啥(准确点说就这点儿还远不能称为扯,他在日本那才叫扯,就跟煲电话粥一样,瞎掰扯半小时不在话下~~~~)。。。“尼(们)好马~~~”哈哈哈,他这仨字儿算是很精髓的,我们一边笑一边拍手一边忙着回应他,特搞笑是他不但私底下爱学别人说话,这回干脆拿到台面上来了,他居然学我们“欧~~~”的欢呼声!(笑倒!)然后他一本正经微微前倾身体,用手在西装内袋里掏啊掏啊掏……我已经笑得快撑不住了,看他那样子不知道他要掏啥,好不容易,哦哟,就那么一张纸头要折腾半天。然后就看他一副要笑又想要正经的样子:“大家好!!”——“好!”我们回给他。“好好好好……”他点点头表示满意。(不行了,要笑翻了!)只见他很认真很认真盯着那张“小抄”,一字一句往外蹦字儿:“这次——受到——大家的热气(切)欢迎——非常感谢!在哪(这俩字儿何意?有一版说是“亲爱的”)盆油们,让偶们……让偶们一起——度过——则个……”他突然停了下来,一脸迷茫地瞪着那堆标音,然后很无奈决定从句头重新开始,“……让偶们一起冻(度)过——则一个……美好哒……夜晚!!”嗨哟!我简直都替他急死了!虽然只是这很短很简单的一句话,着实是难为他了,拍搜鼓励鼓励!返身把小抄搁到后面的小桌子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进入下一曲——

充满节奏感的鼓点响起,哈哈哈,总算在现场听到这首了!10 days的时候“天気予報の恋人”是作为散场曲。这回终于好听他亲口唱新版的啦~~~~像这样节奏轻快的歌曲,绝对是没有坐着来听的理由,至少对我们而言。合着节奏像日本歌迷那样整齐地拍手已经不是难题,在现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跟着这样的拍手声一齐动起手来,但是此刻,我仍衷心的希望能够成为一种动员,大家把手举起来,为心中,为台上歌唱着的他传递力量。话说我们这帮人大概太敬业了,从“晴天”开始集体体操和拍手运动就没停歇过,仿佛这里不是上海,所以反倒是吸引了前头的摄影机,竟“不务正业”屡屡调转炮口冲着观众席猛拍(呃……)。。。

“噔噔噔噔噔……”泽近的钢琴非常给力!——“めぐり逢い”!早在拿到新专辑之初,我就和T说过,这首歌仿佛眼前总能浮现泽近很激情地弹琴的样子,只可惜,我在现场早忘了这码事,就顾着盯ASKA了!但是,后来我还是不吝给了泽近队长几次注目,倒不是为了他弹的琴,而是……他的和声!哈哈哈哈……请原谅我笑了!其实CD里并没很明显,因为ASKA可以自己包办和声部分,可到了现场,在没有CHAGE,没有伴唱,但又必须出现和声的地方,根据近两年的情况,和声任务索性就让乐队成员们担纲了,这本来也没什么奇特的,但这首歌太不一样,本就是CA时代的名曲,大家都很熟悉的,而且都知道原来CHAGE部分的比重是很不小的,就算是重新改编之后这一部分被一定程度的弱化,但不可能完全消失,在ASKA不能一人分担俩角儿的前提下,为保证歌曲完整,似乎必须是主唱之后还得有一个界于一般和声之上的副唱,原来,这个重任是非队长泽近莫属的呀!哈哈哈!我记得后面还有一首歌,副唱的位置是由吉他手古川担任的,是哪首呢?我想想,想起来就写,想不起来就算了哦!

“くぐりぬけて見れば”。。。是一首适合不论站着或坐下都安静欣赏的歌曲。喜欢他很深情的唱着“……さよならを言いながら 震えてた ,扉の閉まる音だけを 覚えてる,あれは二人が二人を なくした日だね……”的样子,分手时痛苦而又挣扎的的心情……唉……好像自己也正跟着他一起心痛一样。我还记得自己听这歌时,双手在胸前紧握的感觉,手心里是兹兹的汗意,眼圈也开始发热。。。。。(现场的空调开得好热啊!)明显瞄到ASKA脸颊流下的汗水的反光……他也热了!(倒~~~)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