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生日快乐  

2015-02-24 01:5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224,今年,他57岁。我们相遇的第18个年头。

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也就是说春节假期已经倒计时进入最后24小时。不知道是因为想到又要面对麻烦的工作及人事了心有不甘,还是因为这些天演唱会补得太多病发得太肆无忌惮了,所以睡不着也不想睡。

白天的时候,啊,是23号的事了,看“GOOD TIME”的时候,即使我正分神做别的事情,可这首歌、这句歌词依然进入了我的耳朵,进了我的心……“僕らはきっとこのままで‥‥ このままで  僕らは何も変わらずに‥‥ 変わらずに——next door”,回过头,看到电视机屏幕上他满脸的汗水、认真唱歌的样子,忍不住喃喃道:“是呀,我们什么都没变,可惜……你变了。”完了眼泪就哗哗的了。唉……这病啊,可怎么治?这是2000年的演唱会,拿到现在来说算挺早的了。但是现在又落下一病,只要是看到哪一时期的他,都会下意识的去想,那个时候几几年他在做什么?2000年,正是他人生大转变的节点。

那一年,领着他们出道的经纪人离开了;原来的事务所解体(实际说是破产了);举行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韩国公演(据说是导致事务所破产的导火索);在经纪人带着一部分staff离开后他和C一起又另拉起了一套班子继续音乐活动,而他的身份也转变了,从单纯听从经纪公司安排的歌手转变成为可以一手操纵自己音乐事业走向的大boss;也是在那一年,在巨大的压力下他开始服用一些药物来调节自己的生活(那时还是合法的处方药)。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脑子里总是会这样一遍又一遍地梳理着这些程序化的东西。我知道,我是在找东西,想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来寻找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真正原因。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不知道今年的生日他会怎么过?应该是会和家人在一起吧。而我们的庆生聚会因为春节T要去澳洲的关系提前在2月初就过了。但惯例,正日子,还是会买个小蛋糕私下庆祝一下的。本来是个喜庆欢乐的好日子,只是这一次,真心开心不起来。1310,这是今天的数字。代表着还有1310天,他的缓刑期满。

我跟T说,我慢慢爱上了“不自由”(歌の中には不自由がない)这首歌。总觉得《SCRAMBLE》这张专辑里充满了许多感觉类似预言的东西,当然不排除我自己附会的因素,但是,作为他自己,是否也曾有一瞬想到过今天的结果,失去拥有的一切包括名誉、音乐、舞台和歌迷,如果想到过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或许,就像在法庭上被检查官反复逼问时的回答那样,因为那不是一种可以轻易戒掉的东西。是一种靠他自己无法摆脱的东西。

人类最可怕的大概就是无止尽的欲望吧。

而我现在最大的欲望就是希望能再见到他,见到他堂堂正正的站在舞台上。

今天224,生日快乐,ASKA桑。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