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想走就走 建业旧长安 D1  

2016-04-18 17:0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个旅程计划周详,从制定出发/回程的时间到优化景点路线都由我一个人决定,有过2次北上的经验,这区区2日的安排对我而言还不是小菜一碟,咩哈哈哈~~~虽然中间有2个月的时间差但也可以认定为是说走就走,因为决定去南京也就那一瞬儿的事儿,谁让那时大表哥说起他去南京过年的事情(大表哥:怪我啰!),于是我就动起了心思,就算他不是地头蛇吧好歹也是个可以拎包护驾的(北京酒店女生遇袭那事儿多吓人呢),于是诚实可靠好欺负的表哥大人就成了我不二的同行好伙伴,事实证明,比起那对夫妻,他靠谱得多了。

临近出发那几天一直在关注天气,说是“春雨贵如油”,但是要出门玩儿下雨总归是挺闹心的,只不过可惜,天公不作美,连续时阴时雨到了正日子正赶上下雨模式,短短1个多小时的车程就看见外头从阴沉沉的深灰色到黑漆漆一阵霹雳啪啦暴雨扫射,然后渐渐天色放亮,雨势减小时断时续。抵达南京时下着小雨。这次就俩人,我住酒店,大表哥住他阿姨家。在前台办手续时,负责的阿姨特可爱地问:“就你一个人住?他不住这儿吧?”嘴努了努我身后,“他要住这儿得登记哦,因为最近查得比较紧!”我一愣,回头瞅瞅一脸尴尬的大表哥,顿时想爆笑,哈哈哈哈太好笑了!说来也是,一男一女,怎么瞅都像内什么,可惜,咱可是纯闺蜜啊,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没心没肺单独和个异性朋友一同出游(芝麻:还有我!还有我!)。被邀时他也是没有犹豫一口答应的,可见谁都没往那上头去想过。

正好中午时分,因为一直惦记着江宁织造,索性先到了那个地儿再找附近有没吃饭的。大行宫地区果然不同凡响,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这边是占了半条街的南京图书馆,隔街就是江宁织造博物馆了,此时的雨淅淅沥沥,门口售票的地方有点冷清。我们在对面小馆子里将就了一顿,出门在外,怎么便宜怎么来,好在我们俩都不是那穷讲究的人。其实说将就也没那么委屈,老鸭血粉丝汤可是南京的特色小吃,一大碗,各色料也足,再叫上一笼鸡汁汤包和烧饼,热热乎乎吃得也挺舒服的。随后,我们各自行动。没错,即便就是两个人,也可以各找各感兴趣的活动,这样也不必谁委屈谁,各取所需,大家开心。我当然直奔对面的江宁织造去了,大表哥据说去附近的超市商场逛了,然后便悠闲地坐在咖啡店喝喝咖啡等我了。

江宁织造,大名鼎鼎,且不说我最喜欢《红楼梦》这部小说,二来作者其人也牵涉到太多我感兴趣的人物,康熙、雍正、曹寅、纳兰……不论是虚幻的故事,还是真实的历史,我都不能不亲自来一次。不纯为了谁,只为了心里的那份热情。20块钱的票价,在南京其他景点来说算“很便宜”了!也没办法吧,进去之后才了解到,这个票价其实绝对物超所值的,只不过真正感兴趣的人实在不多,可能绝大多数人更愿意去斜对面总统府吧,明明是两个很有联系的景点,却一边人潮济济,一边门可罗雀,假设票价再提高就更没人来了吧。然而事实就是,对我而言,参观的人少倒更似便宜了我,可以毫无打扰地独自慢慢欣赏。

博物馆一共3层,地面2层,地下1层,一楼是有关江宁织造的一些历史介绍和文物展示,从顺治开始一开始由内监担任逐渐专为多由皇帝亲信执掌,官不算最大只是内务府一普通官缺却是实实在在最贴近皇帝的,是他在江南的一个重要耳目,因此作用很大。这里头最出名的大概也就是曹家那几位了。而曹氏一门里最为人熟知的就是曹寅和他孙子曹霑(曹雪芹)了。那历史啥的我就不罗嗦了,要说着博物馆里头还是有看头的,虽然后造了个“萱瑞堂”我觉得有点糙,那也没法子,谁让原来的都让洪秀全的太平天国给夷平了呢,展品里有不少文字史籍对江宁织造相关的记载,还有很多历任(主要是曹家的那几位,也有和曹家关系密切的李煦)给皇帝上的折子,有的也有皇帝的回复,有老康也有老四的。别说,老四那笔字怎么看怎么心里束舒服,嘿嘿嘿。也许是早就已经对曹家和江宁织造以及后来被抄家这段有一小些的了解,所以看展就特别有感觉,有种不断被印证的味道。展品里有一组人物蜡像,主题是“楝亭夜话”,一边牌子上的介绍里不出意外地提到了一个人,咳咳,这个人豌豆最熟了哈。一层除了展厅外,还有一部份是室外的庭院,地方不大倒也回廊、假山、小池塘、曲桥一应俱全,小小巧巧挺精致的,纵向那头是个小戏台,沿着回廊拐过来,是一大片的翠竹,估计是为了迎合内什么“萧湘馆”的意境吧。此时天色阴沉,小雨断断续续,倒有了几分江南烟雨蒙蒙的意境。地下展厅主要是针对曹雪芹的《红楼梦》,基本是把与之相关的各类艺术创作、投影影象、人物房屋模型、各色抄本介绍、数字化互动等都结合在了一起,有些形式倒也蛮有趣的。一个人,哦不,还有小芝麻陪着我,兜兜转转居然就这么2个多钟头过去了,若不是想起还有个大表哥等在外头我还不想走呢。除了地面有个小庭院外,地上二层楼上还有个园子,应该是仿大观园的设计,只可惜,上头厅里主要是旗袍的展示我兴趣不大(话说这次我特意穿着一身特国风的衣裳来南京的呢^ ^),加之此刻雨势已经变得很大,风也大,园子里没遮没栏的,上楼的通道在室外的主楼两侧,目测上去还是有点危险的(我湿了事小,芝麻湿了可就事大了),鉴于客观情况我放弃了上去参观的念头,联系了大表哥后便过去找他。

从江宁织造出来正赶雨最大的那一拨也是醉了,不仅雨大,风更大,我一手护着包着芝麻的青花布袋子藏在怀里,一手撑伞努力不让风把折伞吹翻,顾得了上头就顾不了下头了,等红灯的功夫从裤腿儿到袜子就全湿透了。正为这身狼狈懊恼呢,忽然听得后头一口熟悉的湾湾口音——居然是问路的!我忍不住好笑,要知道本姑娘可也是几小时前刚刚踏上金陵城的土地啊,标标准准一游客而已。正想表示抱歉帮不了他们,没想到他们要找的地儿还偏偏就是我唯一知道的一个地儿——斜对面的总统府!来之前我可是做足了功课的,这儿之所以称为大行宫正是因为那会儿老康下江南就下榻在江宁织造,以前这一大片都是江宁织造的地界,包括后来的总统府(那里曾经是赫赫有名的两江总督府,也曾经被洪秀全占领过,挂上总统府这块牌儿已经是很后面的事儿啦!而我对这个地方的惦记和之前那些完全没关系,我关心的是里头的煦园,“煦”取自明成祖的儿子汉王朱高煦的名字,这里最早可是汉王府邸~~~),咳咳,言归正传,所以说也活该对方运气好不成,于是我这个冒牌的地头蛇也就莫名其妙做了回力所能及的好人好事。

等我一身水气地跑进COSTA,大表哥正惬意地坐在沙发里喝饮料呢,瞅人家!(太会享受了~~~~嫉妒!><)休整片刻,我们事不宜迟,开始下一个一同行动的目的地——总统府!

不然我怎么说赶脚江宁织造就是后妈养的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呢,就隔了条街挨着两个景点,江宁织造那边游客稀少小猫三两只,这边从售票处开始就是摩肩接踵乌压压挤满了人,好不容易买完了票蹭到大门的入口处人就更多了,伞压着伞、人挨着人,这才叫热门儿景点啊!说起这个总统府么,要听介绍的不如去搜百度,绝对介绍得详细,其实历史里我近代史学得最不好,一笔糊涂帐。顺着人流我也就是一走马观花看热闹的观光客而已。而我跟大表哥一起,比起那些曾经的会议厅啊、办公室之类的我们俩更感兴趣的是卖周边,哈哈哈~~~~到处找有没有卖青天白日徽章的,明明看到有人戴啊!可惜最终也没找到。几乎是被人流推着上了子超楼的,怕挤丢了只好伸手拽着大表哥的包带,嗯,非常好使!要说子超楼内哪个地方最热门儿,那毫无疑问是蒋委员长的办公室呗,简直就是争先恐后啊,我踮着脚也只能勉强瞄到一眼写字台的角落,和太和殿门前有一拼,地儿却没人家的大。这有啥,皇帝的办公室我也见过啊!我瞥过头,拉了拉大表哥的袖子,你瞅,对门儿就是卫生间也,果然官大的上个洗手间也近水楼台呀!嗯,才二层楼还有电梯呢!

下了楼我就到处找煦园,哪怕明知不能再有原来的模样了,但就是想去看一眼,也算了个念想。找来找去,最后发现,其实就在刚进门时西朝房的旁边,早走过头了。园子的格局还是蛮不错的,如果没那么多人那么多嘈杂的话。话说那不系舟上也是挤满了人,隔湖则是个水榭。为了避开拍照的人我们也是各种躲,早没了拍照的欲望,那不系舟也不知是不是原物,多半不是吧,其实这也不稀奇,早些年在苏州的退思园里就见过,那个园子可是做为《戏说乾隆》的主要拍摄场地。好啦,好奇心满足也没啥可多流连的,移步去下一处吧(统共花了1个小时多点儿吧,还不及我一个人在江宁织造里耗的)。

恰好此时雨也停了,正好逛秦淮河!

到南京应该没有不逛秦淮河的吧,就好像来上海没有不去城隍庙的。我一直觉得这两个地方某种程度上挺像的,我是说气质。虽说进入景区之前,我们先去面包房垫巴了一下,但毕竟一天下来,随着天色渐暗,体力也逐渐成下降趋势,大表哥正遗憾上回来南京时因为过年人太多,没吃上著名的“南京大排档”。这店在上海也是天天排队排得不要不要的。于是,这次我们决定再尝试一下,取了号,得,前头还有44桌呢,咱们先逛逛再回来。拍秦淮河最经典的镜头就是站在那座桥上,所以我们也不能不入乡随俗,让芝麻站桥头上来上一张,人家可是穿着后妈我亲手缝制的中式斜襟小短褂的,多应景啊!(那盘扣可做死我了,当个后妈我容易么我~~~)

路过夫子庙时,大表哥说要不要进去拜拜孔夫子,让他老人家保佑保佑我考级成功?不过前提是——他老人家懂日语么?!哈!我笑说,当年我考N2时,可是什么神都拜了,从太宰府天满宫到台湾故宫出品的四爷朝服小像,从我家那位大神……经到新近溜肩不挂科的考神樱井翔,最终还真给过了呢,就是不知是哪位使的力了,哈哈哈~~~~

难得来一回,不能不带点纪念品回去啊,可是经过多年霓虹国不萌死自己不罢休的熏陶下,咱国产周边不论从创意到生产工艺都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不是一个级别。 不过这次倒是发现了一个挺有趣的店,以金榜提名的状元郎为主题,开发出了一系列的周边产品,乍一看去倒也有些热闹,红红火火也挺套口彩,不过一圈兜下来仍旧是可惜得觉得还是陷入了缺乏创新的坑里了,没勾起我多少想烧银子买买买的欲望,最终就挑了两个小小的冰箱贴和一小盒手撕胶带。

看看一圈逛得差不多了,回去吃饭吧……结果,还有毛30桌好吗?可我已经等不动也走不动了,不愿再饿着肚子委屈自己的身子,于是我们果断往前头晚晴楼祭奠五脏庙。大表哥的愿望再次落空。(小插曲:不知为何,一看到晚晴我就想到留着卷卷长发的小顾同学><)

回到酒店正赶上江苏苏宁对阵上海申花,好吧,这就叫天意吧,只不过结果很不尽如人意,申花2:0挂了!擦!大表哥是护送我回到酒店房间的,好人@_@他走之后我就一个人舒舒服服抱着芝麻窝在被子里继续看电视,正好在播海昏侯墓挖掘考古的过程纪录片,嗯,听说豌豆最近会去首博看展呢,我是赶不上了,以后去江西看吧。我说过我对海昏侯感兴趣是因为立他和废他的那个人的关系,霍光——上海早先的城隍老爷,老爷哎~~~虽说我心目中的老爷应该更温柔些,或者说斯文些吧,特深沉特内敛睿智的那种,嘿嘿嘿,就喜欢豌豆文里的那个感觉,如果再配上明楼大哥的脸,哇咔咔咔咔让我做一辈子小鬼儿我也愿意啊~~~~

头一晚心得:一,南京地铁是不能吃东西的,亲眼看见有人吃东西,警察蜀黍闻着味儿就过来啦,那可是真罚银子的哟!上海什么时候也效仿一下?最恨有人在车厢里吃东西,尤其是什么韭菜饼、大肉包、煎饼果子(还加香菜的那种)、豪大大鸡排等!

二,原来面筋里塞点什么料油里炸一下的吃法是孙权发明的?学习了!

三,南京人民不论年龄都喜欢跳广场舞,中午出门时隔壁苏宁门口是一排店员们扭胳膊扭腿地欢送我们,晚上我们回来,就换成一群大妈了,还是转着圈儿跳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