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河河碎碎念

你认识CA么?认识我怎么能不认识CA呢?你认识我吧?认识了CA你就认识我了。

 
 
 

日志

 
 

追"鸡"20年 追记  

2017-12-28 17:0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早上班路上鬼使神差想起这么个话题,原本只是随意跟着思绪在脑海中回想一番,但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或许可以成文。理由十分简单,这20年历程实在太特别了,并且无法复制。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20年的青春。

首先,一切是怎么开始的。写之前我采访了T,先前我只知道她是在大学的海报栏里看到ID演唱会的宣传海报的,然后今天她告诉我,当时在大学里还能买票,到某个宿舍楼某个房间找某个人。话说那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是怎么组织的,总之,如今这边歌迷圈里赫赫有名的T大,当年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偶然间机缘巧合去看了一场并不怎么了解的外国歌手的演唱会,然后……然后?嘿嘿嘿,那还用说么,掉坑啊!比起T,我开始得就更莫名了,随着时间流逝,就连我自己也渐渐记不清,到底是先在报纸上瞥到演唱会的消息的,还是先在马路上对那时还算稀罕的空调车广告投去好奇的目光,总之后来当再次在电视上看到同一个人的演唱会录像的时候,我的好奇心就更重了。俗话说得好,好奇害死猫啊!而当年尚未满16周岁的我又怎么可能知道,正因为这难得的好奇会整个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仅仅因为好奇我买了第一张专辑(卡带),因为好奇我录下了第一场LIVE的片段,更因为好奇我开始去学习一门全新的语言(虽然到现在也没能学好)……当时的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前方高能!是个坑啊!!!

这就是开始,谁也没有察觉或者预料,就这么开始了,有个人顺其自然的走入我们的生活,其后的十多年里基本上就可以套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就是完美的存在,高高在上、犹如神明。

起初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菜鸟,什么都不懂,虽不是第一次追星,但追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甚至听不懂他在唱什么的外国人,更多的可能只是新奇,也并不觉得会发生什么特别的奇遇,最终或许就像之前那些一样无疾而终罢了。第一年,我几乎就是在电视里看着各种日本音乐节目度过的,也许是得益于当时尚处于中日友好的又一个蜜月期,因此各类资讯特别多并且连贯,所以即便我从未去过现场却也能感受到现场LIVE的那种热烈和欢快的气氛,并且强烈期望着能亲眼见一见本尊。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年我终于等来了亲临现场的机会,来的却不是他。到底要不要去看C的solo LIVE当时我很犹豫,对那时还没经济来源的学生来说百元以上那就是巨款了,花了巨款却去看一场不是自己第一希望见到的人的演唱会这绝对是一件很鸡肋的事情。的确很纠结的,不过,最终还是去了,第一位的看不到只能顺位呗,可见当时对LIVE的渴望超过了必须看谁的限制。就这样第一场正式的LIVE,是C给我上的启蒙课,如同10年后我第一次踏上LIVE的舞台出现在众目睽睽的聚光灯下面对的人依旧是C,所以有人说和我最有缘份的应该是C,然而……虽有缘却无情,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情分。

以歌迷身份第一次见到他,是再过1年的99年快年底的演唱会。依然属于伸手阶级的我,已然茁壮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粉丝,知道看现场最好是要坐内场,也懂得了能看两场绝不只看一场的铁律。

截止到此,他就是个超有名的日本歌星,我只是个和所有其他歌迷一样的,哪怕只是看到杂志上豆腐干大小一块消息都能开心得两眼冒心心。那时候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那时,我认为追星只是件很个人的事情。

N年后我顺着朋友的指点找到了T的网站,这才发现,追星其实也可以很热闹。注册、登陆、发帖,这就算是找到组织了。由于尚处于日语学习的过程中,所以在那时候新开版的日语学习区里我显得很活跃,和平时闷声不响、寡言少语的自己不太一样。那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也可以很热情。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我的性格开始慢慢变了。也许是这种转变引起了某个人的注意(某T斜眼看了过来),因为这个人的注意,我的人生不可避免的又发生了一次小拐,最终调整好方向的我——那个在人群中都不会引起任何侧目的小人物,朝着一个既定的方向开始飞速起跑。首先,专辑(包括DVD乃至后来的蓝光等)和周边(演唱会贩卖或者会内限定等)突破了区域的限制,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限度的补足了我起步偏晚资源短缺的先天不足,迅速追平日本方面,到现在几乎可以做到完全同步(“几乎”仅仅就是折损在地域送达的时间差上);其次,人生第一次升职了,哈哈哈,这在当时网上还有人觉得有不服的,毕竟比我进站时间长的有的是,贡献比我大的也大有人在,那为啥还是个新人的我被点为了副手,这要去问T了呀,反正我自己揣测,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咸(闲)吧,不用上班课业又松正适合趴网;第三,突破自我!曾经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作为歌迷,我经历了很多自己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第一次上广播做节目;第一次协助操办线下歌迷活动;第一次去他的记者会;第一次上台献花;第一次写长篇的演唱会报告;第一次和日本歌迷聚会;第一次和他拍大合照;第一次寻迹;第一次出国看演唱会……真的做过很多很多现在看来都特疯狂的事情,我真的觉得大概歌迷做到极致也不过如此了吧。就连日本歌迷都羡慕我们,说他们在国内都不敢想和他这么近距离的互动。

从1997年6月我买他第一盘磁带算起,到2013年6月官网突然发会内邮件来说他什么一过性脑虚血症(托他的福记住了一个连日本人都念不大清楚的日语单词)要暂时中止8月份CA再度合体的大型演唱会为止,刚好16年。这16年我以CA迷自居,是大陆地区最大CA歌迷网站的版主,亲临过日本本土现场,自认为熟悉他的一切,甚至可以做到没听过的歌曲只要一过耳便能感觉出是不是他的手笔。尽管日语水平一直都是半桶水,但不论是学日语的初心也好还是作为版主的责任感也好,努力地翻译歌词、会刊一直是我很重要的工作,哪怕每次都被T批得体无完肤。打2010年开始,只要他有演唱会,只要时间、地点合适,我们都尽最大可能能去就去,跟着他巡回,感受他在本土演出时比起海外演出更多的释放和自由度。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或许那时候我们就已经隐隐感觉到,能够这样快乐的看他演唱的机会应该并不是特别多了,有一种潜意识里的危机感,能看一场算一场。当时考虑得更多的是年龄,觉得很有可能将来他会慢慢转入幕后之类……(注:CA于2009年初集队30周年前夕正式宣布无限期休止两人一起的活动,但保留CA母体。)

然而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们看完“ROCKET”的演出后,满以为又可以开开心心地等着CA合体,在会内抽票的阶段又担心着门票会不会太难弄,可等来的结果却是一封中止的E-mail。收到邮件的当时我就哭了,那是一种莫名的心慌,就像CA解散时预感或许以后不会再见到他们同台了一样,这一次我害怕——会不会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倒霉的是,为啥每次不好的预感都会应验?

2013年整个下半年都是无比混乱的,那个什么“一过性”仅仅只是一个引子,后面的剧情是越来越夸张坑是越来越大……当时最真实的感受是,脑子不够用了!一边是各路媒体纷纷纷纷各式各样的猜测、编故事,一边是斩钉截铁地否认、撇清事实。一时间暗潮汹涌,到处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我们当然是毫不怀疑的站在他这一边的!当时真的,也不能说脑残吧,就是一种无条件的信任,脑子里压根就没有想过他会欺骗,更不会去考虑外面风传的可信度,只是觉得他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或者说树大招风。以他今时今日混到的地位和声誉,他会出什么事儿?他能出什么事儿?

那一年的年底,我去参加了新日本语N2级的考试,转年初拿的成绩,顺利通过。我笑称还得感谢他惹出的这场风波,正因为持续的铺天盖地的记事报道,意外训练了我的阅读能力,不可否认对我考试还是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2014年,注定是一个不太平的一年。隔了好几年突然拿到了N2证书固然令我很惊喜,可他无法给我什么像样的奖赏,因为他被事务所勒令自肃了。虽然他一直在极力否认,但是奇怪的是事务所的态度却一直都暧昧不清,这是让我们感到很不祥的征兆。年初他出了一首DEMO版的单曲“be free”,随会刊一起送到我们手里,直到这一刻我还是相信他的,和朋友见面吃饭时说起他现在的处境,还直替他叫屈。4月,在没有演唱会的前提下,我们去了一趟东京,去寻找他所说的迟来的春天。我们沿着吞川绿道一路赏樱,那是个离他家不太远的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赏樱胜地。在去他家的路上,天空下了一场奇怪的太阳雨,只一小会儿而已,还路过了他曾经提到过的早年带孩子们经常去玩的奥林匹克公园,然后就顺着斜坡慢慢走向那栋浅黄色的房子……当时的我们谁也猜不到,仅仅在1个半月后,这里将会迎来怎样的一群不速之客。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去那个地方。

从前聊天经常会遗憾说只恨自己生的晚,再加上国籍的限制,没能经历他最鼎盛的时期,但能遇见已经是莫大的幸福。后来聊天时我常感叹,也许是因为老天另有安排吧——我,切身经历了他一生中最不堪、最残酷的低谷期。这世上所有的幸福或许都很雷同,而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追星追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也是没谁了。没有辩解,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在拿到最后一张续会卡片时,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和委屈趴在T怀里哭了。那时候的我完全被一棍子打懵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更无法去寻找原因。心里凉飕飕的,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是被他背叛的悲哀。我从没想过,也无法接受,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像傻子一样骗得团团转。因为这个理由我很长时间里无法原谅他,“be free”这首歌也永远不会从我的小黑屋里被释放,哪怕是现在!

如果2013年的下半年还仅仅是暗地里混乱的话,那么2014年整个就是台面上唱大戏的节奏了。整个日本媒体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注意,是社会新闻,不光娱乐版了),他上了多少回头条是数也数不清,被ワイドショー讨论得也都快脱层皮了……别的不多说,就光7月3日他被保释那天,地上动用无数面包车+轻便摩托死命地追,天上连直升机都出动了!!结果还给跟丢了!那段时间似乎并没有给我太多的空间喘息,也顾不上被五雷轰顶之后晕得找不到方向,我只想知道接下来已经败露一切、身陷囹圄的他会怎么样?于是,还是操着我那半桶水的日语,一头严密注意着媒体的动向,一头自发的开始查日本的司法流程,和无数的专业名词展开较量。一场并非发自自愿的蜕变又开始了,一边是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一天一天地熬过,一边是表面上必须保持和从前一样,必须一样!一点儿都不能漏!一旦崩溃,可能会连最后一丝尊严都没了,再难受也必须得撑住喽!

不是没有想过要退出,当实在觉得撑得太辛苦时只好半夜抱着芝麻在被窝里小声哭。但,还是那句话,缘份不如情分。十几年的感情不是假的,最低限度那一橱的碟是我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吧。把他从我的人生里开除就如同把我毕生心血扔进垃圾桶,做不到啊!进退两难,于是我选择了第3条路,流浪吧~~~

不知从何时开始,慢慢觉得我可以把那种伤心的感觉给忘了,当时过境迁之后再说起这件事,可以云淡风轻不动心弦分毫,仿佛说的是另一个人的故事。但同时又时不时会有些担心,万一真出坑了怎么办?这个这个我掉坑之前这日子是怎么过的来着?纠结着,没心没肺着,仿佛将他和那些书、碟一同尘封起来一般……直到突然有一天,他说:他要出专辑!

他再度回到人们视线中来是通过博客,不过在这中间又是发生了许许多多、曲曲折折的事情,最后都被他写进了名为《700番》的书里。这个人的前半生大概真的是太顺了,结果遭到老天妒忌,非得弄点磨难给他。我的理解是这一掌没拍死他就是给了他浴(卷)火(土)重生(来)的机会。话说最倒霉的时候,我真的有想过万一他承受不住这种剧变带来的压力,把自己给解脱了……并不是没有先例,爬得越高摔得越重,他摔得岂止重,都摔破楼板到地下室去了,好像是渡边说的吧,他的人生已经是负的了……不过后来发现——纯粹是想多了!他就压根儿不是这种人!他不是哪种人?这几年来,他一遍一遍刷新着自己的形象,直到我发现我完全就不认识这个人,更谈不上了解。2014年5月17日之前的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那咱来说说这辈子的事吧。说来也巧,昨儿我开始写20年的回顾,那家伙也在盘点自己的2017。看他历数的那些丰功伟绩,那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这么走过来的。2本书、2张碟、1张蓝光、一张黑胶,啊,还有已经在路上的特殊印刷的年历等等……都是货真价实的实体。T还去霓虹见了他一面呢,亲耳听他说了一句“みんな、ゴメン!”这个人就按照他自己博客里说的那样,用音乐重新证明了他自己,哪怕全世界都反对!现在的他已经从一只高高在上的凤凰变成了满地跑的老母鸡,变得接地气了。而我也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扎扎呼呼没事就把他挂嘴边上、心里眼里就他一个的迷妹了,高兴的时候聊聊他,没情绪时连他的博都懒得刷。他出专我就砸钱,他不出现我就玩自己的,不争辩不深究,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佛系歌迷。

今年是我成为CA迷第20个年头,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庆祝过,还能听着他的新歌快步走在大街上,满目霓虹闪烁,心里计划着下一次的旅行——这就是现在最好的生活!

谢谢你,ASKA!新年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